2015年7月11日星期六

Turmeric Golden Honey – How to Use This Strongest Natural Antibiotic - Heidi Kristoffer

2015年7月9日 - Natural News Blogs

Most of us have had experience using turmeric as a spice in cooking, while only few know that turmeric and honey combination(we call it “golden honey”) becomes an invaluable natural remedy.

Turmeric has strong anti-inflammatory and anti-carcinogenic properties, destroys bacteria that cause diseases and promotes the body’s natural defences.

And honey, “All honey is antibacterial, because the bees add an enzyme that makes hydrogen peroxide,” said Peter Molan, director of the Honey Research Unit at the University of Waikato in New Zealand.

2015年7月6日星期一

拒絕哀悼 - 陶傑

2015年07月02日 - 蘋果

伊斯蘭國恐怖份子在突尼西亞槍殺了三十個英國遊客,首相金馬倫下令全國默哀一分鐘。

但是每日電訊報質疑:不錯,一天有三十個無辜國民被殺,確實很慘烈,但有沒有必要「全國默哀」?

「全國默哀」是很隆重的大事。英國歷史上第一次,是一九一九年,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戰全國一百萬殉難的軍人,全國默哀兩分鐘。然後是一九四五年,紀念兩次大戰的死難者,也全國默哀了兩分鐘。

我的老撾心 - 陶傑

2015年07月03日 - 蘋果

英國愛丁堡大學研究所得:父母不同種族,而且兩人的地理距離越遠,生下來的子女,越比其他同種族子女高大而聰明。

譬如芬蘭的男子,娶一個越南的村姑,生下一個歐亞混血的小孩,有可能是愛因斯坦第二。英國男人娶羅馬尼亞女人,也有一點幫助,但地理距離不夠遠,基因圖譜不夠濶。至於一個蒙古男人娶一個廣東女子,生下來的小孩智商如何,則未見結論。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同一條村裏的男女婚嫁,自達爾文以來有研究,生下來的智商偏低。這方面,中國人社會有大量的佐證,譬如陜北的黃土高原,山溝裏的農民幾十代近親繁殖,生下來的,長大了,就能發揮穿大紅打鑼鼓唱紅歌歡呼「文革」和感謝毛主席的那種音樂才華。所以,毛主席上台之後,長期限制生育,一孩政策,對於文明世界,是有巨大貢獻的。不可以凡共產黨的政策必反,在這種不毛之地,不准多生小孩,共產黨就是功德無量。

2015年6月23日星期二

南懷瑾不曾多說的秘密:為何總不順?

2015年05月30日 - 圓夢空間

很多人,都覺得自己很善良,也沒有做壞事,但命運總是不順。所以他會覺得很無辜。許多時候,人的念頭,尤其是知見,影響一個人的命運。

比如說,人會貧窮。貧窮是什麼原因,許多人都會說,是前輩子沒有佈施啊。這個回答,不夠原因。貧窮的因,正確的來說,是念頭不對。有的人會看不起金錢,看不起有錢人,仇富,這樣子他就貧窮了。因為如果不尊重錢,就永遠貧窮。

有這個念頭,要好好改。要尊重有錢人,那是人家的福報,要尊重他們的福報。因為慢慢就會有錢。

2015年6月3日星期三

尋醇記,獨立入樽威士忌 - 劉妙賢

2015年6月3日 - 信報

近年颳起的威士忌風潮,由日本威士忌一直蔓延至其他產區,日本山崎、響等威士忌有多渴市已不用多說,新近興起的一股威士忌旋風卻回歸蘇格蘭——獨立入樽之作。

威士忌大使羅寶棠(Noble)認為,威士忌中的威士忌正是獨立入樽之作,她除了分享尋酒心得外,更選來多款佳釀,公諸同好。

本地酒界有關威士忌的消息此起彼落,新近有威士忌價格在拍賣會再創新高,以30萬多元成交的山崎50年日本威士忌刷下世界紀錄,另外亦有亞洲第一、英國威士忌大使認可威士忌侍酒場地的尖沙咀Hullett House——馬堡閣威士忌酒吧登場,看來此熱潮會繼續燃燒開去。

極致醇味威士忌 - 劉妙賢

2015年6月3日 - 信報

Cadenhead, Bowmore 14 Years

蘇格蘭Single Malt Whisky,風格強烈,帶有煙熏味、泥煤味及微微的辛辣感,餘韻較長,口感非常豐厚。 










2015年6月2日星期二

我們都是偽君子 - 陳頌紅

2015年6月1日 - 信報

也許我們都是偽君子,在不同程度上,講一套,做一套。

曾經在性工作者的紫藤網頁上,看過一個留言:「雖然我們都不應該有職業歧視,但如果有一天, 你辛辛苦苦供養成才的女兒告訴你,媽,我的志願是當妓女,你會怎樣?」

職業是否真如大家所說無分貴賤?女兒想去當妓女,是不是可以熱烈地慶賀她找到理想?是不是可以開明地說阿媽全力支持你?抑或,會勸告女兒,你念了很多書,當妓女只會浪費一切努力。這又是否意味着,某些職業,在我們心目中,並不是受過高深教育的人應該去做?碩士博士如非走投無路,不應該去倒垃圾?為什麼不可以?這豈非根深柢固的階級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