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6日星期四

香港前途,見乎蓍龜 - 古德明

2016年6月2日 - 蘋果

張德江訪港,社會民主連線、人民力量等成員,在八千警察森嚴戒備之下,奮力闖過雷池,向張德江抗議,結果紛紛被捕。所謂勇武城邦派按兵不動之餘,其首領陳雲還說抗議者串通梁振英政府:「社民連在獅子山掛標語,是官民合作。壓迫者沒有適量反抗,怎能開設職位,支取加班費?民主派不支持警方輕鬆壓迫,社會運動怎能永恒不滅?雙方合作圖利而已。」陳雲使人想起宋朝名將張俊。

張俊曾與岳飛登楚州城,主張厚築城牆,以禦金兵。岳飛不同意,說為將責在復土,不在守城:「吾曹當相與戮力復中原,若今為退保計,何以激勵將士?」後來,張俊和秦檜合謀害岳飛,竟然指白為皂:「(岳飛)公對將佐謂山陽(楚州)為不可守,沮喪士氣,動搖民心。」陳雲對社民連等的批評,用詞之巧,真和張俊無二(《鄂國金佗稡編》卷二十三)。

張俊怯敵,卻自稱要「捍禦楚州」;陳雲見張德江而縮頸,當然也有一番說詞:「我們不示威,令港共政府所為,貽笑於人;令張德江自招擾民惡名,在中共之內顏面無存,鬥爭失利。」原來擾民之賊,不能立足中共之內;原來見惡霸橫行,縮頸吞聲,就可以使他們「貽笑天下」、「鬥爭失利」等等。陳雲之守香港,比張俊之禦楚州,還勝一籌。

「國家將亡,必有妖孽。」今天,香港有城邦派,有熱血公民,還有很多年輕人愛聽炎炎大言。香港前途已是見乎蓍龜。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