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0日星期一

2016夏「五星連珠」再現 - 伍懷璞

2016年6月18日 - 信報

2016年1月20至2月20日期間,金、水、木、火、土星同現本港上空,出現「五星連珠」,罕見的是,今年7月至9月,還將再現「五星連珠」奇觀,若錯過年初「五星連珠」的本港市民,屆時可再觀賞。古占星學認為,出現「五星連珠」,一般預示「有德則慶,無德則殃」。

《易經》講「觀乎天文以察時變」,中國自古重視天文觀測,古人更認為五星是五德之主,因按「陰陽五行」學說,木、火、土、金、水五星,分別又稱為「東方歲星、南方熒惑、中央鎮星(填星)、西方太白、北方辰星」,且對應地上的五方五德。故五大行星的行度、動態等,與人間的政治、災祥有密切關係。五星循度,為得其行,則天下太平,政和民安,亂行則有亡國革政兵饑喪亂之禍。所以,歷代文獻、史誌中留下了大量五星行度,及「淩、犯、掩、守、合、聚」的記錄和相應占辭,其中尤以「五星連珠」天象的發生較為罕見、較為重要。

罕現二次「連珠」

所謂「五星連珠」,並非是一個嚴謹、科學的說法,現代天文學中亦沒有一個嚴格的定義,因太陽系中的九大主要星體:水星、金星、地球、火星、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已於2006年從九大行星中被除名)等,是在各自的運行軌道上,圍繞着太陽不停地公轉,當其中的多顆行星同時轉到太陽的一側,從地球角度用肉眼望去,這幾顆行星就差不多在一條直線上,這種天象就被稱之為「行星連珠」。

但是,九大行星距離太陽遠近不同,公轉周期也不同,離太遠最近的水星,公轉一圈只要88天,金星公轉一圈需225天,地球365天,火星687天,木星4333天,土星10760天,天王星及海王星甚至要幾十年至上百年。因此,行星聚在一起的機會不多,數目愈多,排成一線愈不容易。根據天文學推算,從1901至2100年,最少有15次「五星連珠」和「七星聚連珠」現象。甚至科學家預測,2149年12月6日將出現「九星連珠」這等極罕見天象。今年,除1月20至2月20日期間,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及土星形成「五星連珠」外,今年7至9月,還將再次出現此「五星連珠」,兩次天文奇觀本港均可見。

統治者視為大事件

中國天文學的歷史非常悠久,古代天象的記錄也非常豐富,夏商周時期就已有關於「五星連珠」的多個記錄。筆者以二十四史中的《天文誌》和《文獻通考》中象緯考為基本資料來源,統計古代五星「聯珠」(即「連珠」)或「會聚」或「並見」等資料共計23項。筆者發現,史書記載中關於「五星連珠」的記錄多出現在開國、朝代中興或王朝將滅、將亂的時期。造成這種現象和原因,筆者認為可能是受古代占星術的影響。按古占星術的觀點,五大行星的變化,特別是「五星連珠」的異象,都會涉及到所見地區的國家興亡等政治大事,故一般出現此類天象後,司天監(天文觀測之職)便不敢貿然上報,這或許就導致許多實際觀測記錄被淹沒、篡改或散失。

此外,筆者還發現,中國古代對「五星連珠」有比較嚴格的要求,從唐代到明代要求行星在太陽同一側33°範圍內,清代稍有放寬,大約在50°至60°,超過此限度則不稱為「連珠」或「會聚」,只能稱「五星並見」。且依占星家甘德、石申和史家司馬遷等人的記載,「五星連珠」要求五行星均在同一宿之內,故「五星連珠」又稱為「五星聚合」、「五星會聚」等。

「五星連珠」吉凶論

今次本港同年罕現兩次「五星連珠」,傳統的說法是什麼?筆者則引用《史記.天官書》記載,「五星連珠」有「改立大人」的重大星占含義。翻查史籍中幾次著名的「五星會聚」事件,如「商紂之時,五星聚於房」、「漢之興,五星聚於東井」等,這幾次事件均被後世視為聖人出世、改朝換代、天下統一、天命維新之兆,故筆者認為:「熒惑守心」是最兇險的天象之一,「五星連珠」則有時是吉象,如清代文獻中以行星合聚為吉兆:「而以五星合聚為最吉」。但是,筆者認為「五星連珠」大多是不吉之象,如元代文獻指:「五星聚,非吉祥,乃兵象。」本港本年2月8日年初一深夜,旺角出現警民衝突,有人用磚頭擲向警員,有警員則向天鳴槍……當晚上空巧合是出現古稱「五星聚」的「五星連珠」。

《史記.天官書》記載:「五星合,是為易行,有德,受慶,改立大人,掩有四方,子孫蕃昌;無德,受殃若亡,五星皆大,其事亦大,皆小,事亦小。」簡言之,結合歷代占星學結論,「五星連珠」的出現,將預示着「有德則慶,無德則殃」。這與筆者長研天文易經的觀點相吻合,筆者於本欄自2013年始,每出現「異常天象」前後,都曾結合當時政局,發文論證其古占星預測之言,但筆者均強調,只有當時當地的政局,處於某種趨勢的「臨界點」時,其天象之兆,才最值得參考。

筆者統計《開元占經》中,與「五星連珠」相關占辭,供讀者參考:

《荊州占》載:「五星合於一舍,其國主應縮,有德者昌,無德者亡,受其凶殃。五星皆聚於一舍,填星在其中,天下興兵。」

《考異郵》載:「五星聚於一宿,天下兵起。」

《詩緯》載:「五緯聚房,為義者受福,行惡者亡。」

由此可知,「五星連珠」並非絕對凶兆,有時也有好的,其吉凶是要根據當時當地政局人事的實情來判斷。

作者為本港「天時、地利、人和」學發起人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