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日星期三

點解唔執咗教育局? - 白仲褀

2015年12月2日 - 信報

今朝在Facebook看到有一張相,相的上下分兩半:上一半寫了1957,相中看到6個人在貨車上搬一個差不多6米長和3米高的紙皮箱,貨箱上寫着「ELLIOT ELECTRONIC COMPUTER」,相的下半部簡單得多:寫着2015,然後相中有一個人手中拿着一塊大概半張信用卡大的線路板。看過資料後,原來2015年的這塊Raspberry Pi Zero微型電腦,比起1957年裝滿成間房那麼大的Elliot 405電腦,除了體積細很多倍,重量由3噸縮細到只有9克重,而且規格亦高出幾百倍!真的是屬於兩個完全不同的時代(好明顯)。

睇到這裏,可能你以為我想講新的創科局,其實所有獅子山學會的fans都知,科技創新從來都是由公開競爭而來,而看香港,為何到今天還沒有幫助競爭,幫助新科技的Crowd Funding?我只能搖搖頭,答你一句:因為香港有證監會。

其實我講的這張相,只是想讓大家看看這60年間科技轉變有多大,但是我們日常生活是否都有這麼大的變化呢?

上課和60年前無分別

如果我們將兩張小學生上課的照片放在一起, 一張是1957年,一張是今天,除了張書枱和椅比較新,房內有冷氣,和學生的校服和髮型轉了,連用的黑板可能還是同一塊(當然有些學校可能用Powerpoint或者iPad當本書),絕對沒有任何大轉變。學生每天上課,學習模式竟然和60年前沒有什麼分別。當然有人說:上課就是學這些啦,可能一百年後還是一樣。但用另一角度問:今天有哪一個香港人,對香港的教育制度是投滿意的一票?為何教育制度沒有創新,甚至每次有新的改變,大家都寧願不要?

憑學券選最想進的學校

如果我小時問我嫲嫲,返學是做什麼,她會很容易回答:返學是學識字咯!但是今天香港,無人不識字,所以識字這個技巧已經同8級鋼琴一樣,有等於無。那麼究竟返學應該學什麼?其實有個更加核心的問題,就是這究竟應由誰人決定呢?當然是應由學校、老師、家長和學生自己決定。其實為何今天無人對教育制度滿意,但從來無聽到有人叫教育局執笠?這個政府部門有什麼存在價值?

近十幾年,從母語教育開始,到國民教育、大學選副校長,直到最近小學TSA,香港人一直都知教育制度有幾廢。如果你問我點解,我只能說教育制度是其中一個最受保護、最官僚的制度。沒有公開競爭下,學校當然幾十年如一日。

當然,有人怕教育局執笠,因為怕如果無政府幫,就會無免費教育,普通人就負擔不起送小孩上學。但香港教育真的是免費嗎?從一整街都是的補習社,再看到巴士車尾,每年賺過千萬的補習天王,大家應該同意,除了沒有免費午餐,這世界亦沒有免費教育。

當然沒辦法負擔教育的人要幫。如果政府執咗教育局,改用無附帶條件的學券制,便解決了經濟需要這方面的問題。每個家長、每個學生拿着學券,就可以到自己最想進的學校。而每家學校就如現在的餐廳一樣,上OpenRice就知哪一家最好,哪一家服務差。學校解放後,可以自己設計最適合學生的課程,它們便可以吸引學生報名,公開競爭。

至於用了學券制,執咗教育局,公開競爭後會有什麼新的改變,小弟都未夠想像力,幻想到好像最初講的Elliot 405變成Raspberry Pi Zero的那種轉變,但我可以用例子答你。香港有一個極受保護的行業,多年來市民怨聲載道,終於最近有新科技「挑機」將整個行業改變。對,我講的就是的士行業。不過香港政府官僚最愛保護主義,到今天Uber還未合法化,P2P付款還被金管局「研究當中」。有創科局,有教育局,又有什麼用?

作者為獅子山學會營運總監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