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日星期二

從TSA評估看人事管理 - 容志偉

2015年11月3日 - 信報

TSA這三個英文字在這幾個月間,好像突然變成熱門話題。如果讀者有小朋友正在讀小三至中三,便可能對這3個英文字更加敏感,因為作為家長的讀者,都很可能和小朋友一起曾經或正在經歷TSA的旅程。

TSA(全港性系統評估)其實並不是新事物。教育統籌局(現稱教育局)早於2004年已經開始推行,其聲稱的目的是用來評估學生整體狀況,以制定和改善教學計劃及教育政策,同時不會用TSA來評估個別學生的能力。也由於評估只是用來制定和改善教學計劃及教育政策,因此學生是不需要操練TSA的。

從表面看,這個評估是一個很好的工具,也有很良好的目的,但為何會好像突然變成全港家長公敵?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TSA成為全港家長公敵並非突然。

香港過去十多二十年,教育改革可以說是兩年一小改,三年一大變。無論是很多年前的學習目標及目標為本評估(TTRA),目標為本課程(TOC),到近年的母語教學、三三四高中教改、法團校董會的校本條例等,都使學校的行政人員、老師及家長對香港教育制度甚至教育局失去信心。

縱使TSA有良好的目的,但學校不相信TSA的評估結果只是用來制定和改善教學計劃及教育政策。學校相信如果有一天要縮班殺校,教育局必會用TSA的評估結果作為其中一個指標。為求保命,便希望透過要求學生操練來提升TSA成績。

沒有信任也無共同目標

另外,TSA聲稱目的不是評估學校,也說學生不用操練,但偏偏在坊間卻流傳沒有要求學生操練TSA,但TSA評估結果比較差的學校的行政人員受到壓力,而不斷要求學生操練TSA的學校卻沒有任何懲罰(例如,如發現學校曾要求學生操練TSA的話,TSA評估結果會被扣分,因評估未必反映真實能力等)。結果是定好的準則沒有執行,紀律蕩然無存,那些沒有要求學生操練TSA的學校也只好加入操練TSA的行列。

最後,TSA的評估結果只是評估學校,與學生的升學沒有關係。即使學生能在TSA得到好的成績,學生及家長也無得益。如果在完成日常的功課補習後還有很多空閒時間,家長和學生還有可能願意花一點時間來做TSA題目,當作學習新知識,但在香港的教育制度下,只有做不完的功課和上不完的補習課。既然TSA只是評估學校,學校和家長的目標並不一致,日常的壓力又已經很大,家長哪有不反抗的理由呢?

沒有信任,沒有紀律,也沒有共同目標,現時的TSA還可以持續執行下去嗎?

如果讀者不是學校行政人員,或許未必能感受到家長的不滿和學校行政人員的無奈。筆者試舉一個商業機構的例子來說明。

私人公司行政總裁要求各銷售經理評估旗下銷售人員的能力,以便制定公司的培訓策略,每一個銷售人員需要獨自填一份問卷來作評估,而銷售人員毋須準備,不會影響日常工作,同時整個評估會由人事部來執行。

這是一個看來很好的人事管理計劃,但如果我們知道多一些背景資料,我們可能會有另一個看法。

要看政府決心和執行力

行政總裁每次執行一些新計劃時,都會有一些其他目的,甚至導致天怒人怨。而人事部又曾經向個別經理說如果經理旗下銷售人員評估成績差,經理明年的花紅便有可能被扣減,但不會扣減銷售人員明年的花紅。經理於是強迫旗下銷售人員上課,甚至要放棄部分日常工作來準備。

假如讀者是其中一位被評估的銷售人員,會怎樣做呢?如果讀者有其他工作機會,很大可能會即時離職,因為這個計劃會使整間公司無法運作。

一間沒有信任,沒有紀律,也沒有共同目標的公司,好員工必會流失,而公司也必會被市場淘汰。

有沒有方法來挽救這個局面呢?

首先行政總裁需要即時暫停這個計劃,並對過往造成不信任的事情道歉。當信任重建後,由人事部再度執行計劃,但說明如有人事部員工說會以經理旗下銷售人員評估成績來決定經理明年的花紅,該人事部員工會被即時解僱。同樣,如有經理強迫旗下銷售人員上課來準備評估,該經理也會被即時解僱。最後,行政總裁需要說明如在評估前的一段日子,銷售人員的整體業績能保持甚至有進步,公司會有獎勵。

當然,要在私人公司實行以上挽救方法是比較容易的,而同樣的方法能否挽救TSA現時的局面?這便要看政府的決心和執行力了。

作者為香港科技大學工商管理碩士校友會會員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