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2日星期四

扼殺學生的兇器—TSA - 葉建源

2015年10月22日 - 信報

近日,一個由家長發起的網上群組再度把「全港性系統評估」(TSA)帶到主流媒體討論。家長不滿小學生為要應付TSA而要日夜補課操練,沒有足夠時間休息和遊戲,因此組織起來,呼籲教育局正視小學生壓力「爆煲」的普遍現象。教協會與我過去數年不斷向教育局爭取糾正TSA產生的異化流弊,還學校健康的教學生態。可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當局仍然抱殘守缺,我們於是不得不換個策略,大刀闊斧爭取立即廢除TSA,回復小學的正常教學生態。

有人會問,有些地方也有類似的評核,為何香港不可以?

要解答這問題,要先從TSA的原意談起。簡單來說,TSA原本只是低風險考核,量度全港學生的學習能力和水平;相對地,TSA作為回饋學與教的評估工具,用得其所的話,教師能掌握學生的學習情況,繼而調整教學策略,教育局也可以對個別學校作適切支援,提升教學質素。

TSA推出之際,正值小學的縮班殺校潮。不少學校向我反映,有教育局官員以學校的TSA成績向校長及其辦學團體大興問罪之師,學生考核成績不再單單是全港學童的量化數據,進而成為個別學校的評核指標,令學校擔心影響收生和派位,學校意識到這不再是身體檢查,而是生死存亡的體格考核,必須強身健體,甚或猛打補針。

或有人問,操練只是個別性,不是全港性吧?

的確,有些學校和校長的抗壓能力比較大,教師沒有向學生特別操練,但這只是極少數。根據教協會「TSA問卷調查2015」,約七成教師認為小三和小六學生必須經過操練,才能應付TSA考試;同時,亦有七成教師認為TSA影響日常教學和測考。可見,教育局指「TSA只是基本能力評估,是零壓力、零操練」的說法完全不能反映現實情況。

現在制度出了問題,令操練愈來愈早,也愈來愈頻繁,我們總不能只期望透過個別校長和家長的個人意志而捨棄糾正政策的正途;也沒理由基於評估本身的「良好意圖」,便容忍由它引致的致命傷害。評估本身不是萬惡,但是評估引發的惡果,我們必須從制度根源來撥亂反正。

過往有教師向我反映,平日課程進度非常緊張,學生又操練頻繁,情況尤其對SEN(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影響甚大。有七成教師認為TSA的評估內容很大程度主宰教學過程,學生、家長、教師為了一個評估而疲於奔命,這情況又怎會是個別性而不是全港性呢?

又有人問,TSA不是考核基本能力嗎?為什麼要花那麼多時間操練呢?

大部分的題目其實不算難,的確在考核學生的基本能力,所以每年每科的達標率均逾八成。問題是,教育局可能為了嚴格分辨學生能力的高低,就像公開試一樣,設置一些高難題目,已超出學生的基本能力和生活經驗,題型又多變古怪,考試時間又短,題目又多,學生不花時間操練是不會取得好成績的。我曾經下載一些小三的數學題,找來我的立法會同僚和職員試答,很多不是答錯,就是不能在規定時間給予正確答案,所以,說是學生的基本能力評估,是誤導市民的。

正如上述所言,政策已經「走樣」,情況與原意愈走愈遠。學生因TSA操練以及大量功課已經失去學習興趣,TSA異化如此,難道我們還要繼續扼殺學生,滿足教育局官僚的所謂評估工具?

立法會(教育界)議員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