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6日星期二

癌毒旁觀 - 陶傑

2015年10月06日 - 蘋果

港大副校長風波,由於校委會的學生代表馮敬恩違反保密協議,爆出校委會否決副校長任命的種種可笑理由,包括盧寵茂校委的「他沒有慰問我」。親中派追殺這位馮同學,警告「你今天暫時不會死」,因為他有英國校長的卵翼,意思是但如果有一天英國校長不在了,或者馮同學離開港大了,就會被殺死了。

校委盧醫生指其違反承諾,毫無誠信,但是不幸這位盧醫生當初也洩密,指港大會聘請一個英國人做校長,他「出於良心驅使」,違反校委會保密協議,爆出來,因為他認為任命一個洋人校長不對。

這樣一來,事情就越鬧越大,許多人指出,港大校委會就一天比一天荒誕了。

中國人的政治卑劣之處,是一旦搞起政治來,因為中國的政治是圍繞着一座極權哄搶包山,無論牛津劍橋、還是留學蘇聯,不論做醫生、高級知識分子還是農民,搶包山時之喧哄推撞、踐踏插刀,真是像一群野獸。

東非的野獸大遷徙,如果你有錢,你會去看過,尚且是弱肉強食、沙塵滾滾、卻屬物競天擇的自然淘汰,但中國式搶包山的互咬奔踏,由於摻有巨大的仇恨──野獸獵食,飢餓使然,沒有仇恨,但極權必引發鬥爭,卻是散發仇恨的源頭。

這就是中國政治將人變成鬼的絕頂魔道。金庸和倪匡對此有研究,武俠小說「笑傲江湖」的魔教、「鹿鼎記」裏的神龍教、「六指琴魔」的主角,還有科幻小說「魔椅」,講的都是這個主題。

所以人本來很正常、好好的,有的還「德高望重」,是所謂精英,在英治時代,英國人讓中國人遠離政治,由英國人處理羅湖邊境之外的那片政治魔域。但英國人走了,香港不懂中國和世界歷史的「精英」,以為政治很好玩,紛紛投撲權力,爭相捲進這具絞肉機,香港就變成今日這個樣子。

同樣是校委洩密,為何盧醫生洩密是「良心驅使」、馮同學洩密是「誠信人格破產」?你跟他講行政規章時,他跟你講政治;當你也跟他玩政治時,他跟你講行政規章了。政治不講誠信,詭詐也沒有規章,成王敗寇,講的就是匕首拳頭了。

香港許多人大驚小怪:香港社會「撕裂」了,搞得親戚反面、朋友割席。這是沒有見識的微弱哀鳴。洪秀全殺楊秀清韋昌輝、毛澤東用劉少奇整死高崗然後又用周恩來林彪做掉劉少奇、波爾布特殺掉宋成全家、金正恩處決姑丈張成澤。還有「民盟」的史良告發章伯鈞、吳晗揭發胡風、傳說中的黃苗子舉報聶紺弩……當初這幫中國人或與其有血緣的極權亞洲人,何嘗不是親如兄弟、敬比同志,一旦政治的病毒集體感染,後來的下場,你看到了。

就像肝癌,除了後天酗酒,還有先天代代遺傳。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