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9日星期二

不在乎曾經擁有的經濟模式 - 徐家健

2015年9月29日 - 信報

「共享」,2011年被《時代雜誌》選為十大改變世界的概念之一。當年,《時代雜誌》強調「不擁有,分享」才是精明選擇。

4年前,被點名讚揚的4間共享經濟企業有:Netflix、 Zipcar、SnapGoods和Airbnb。4年後,Netflix的租DVD生意鋒芒被其串流業務蓋過,Zipcar被傳統租車公司Avis收購,標榜連電鑽也有得租的SnapGoods結業收場,專注特色民宿出租的Airbnb卻愈做愈大。

據說,美國有約8000萬台電鑽,而平均每台電鑽一生中的使用時間只有13分鐘,閒置率接近100%。然而,有些東西即使不在乎天長地久,卻始終在乎曾經擁有。5年前出版的暢銷書《我的就是你的:協同消費的興起》,曾質疑擁有電鑽是非常不合乎經濟效率的事。兩年多前暢銷雜誌《經濟學人》,更認為互聨網上什麼也可以租。SnapGoods的結業提醒我們,究竟什麼東西才是連曾經擁有也不在乎呢?

浪漫靈感的經濟啟示

這是我上周末在goodtalk演講會與現場觀眾討論的問題。為了提起觀眾的興趣,我先出了兩條選擇題考考大家,第一條是愛情經濟學選擇題:以下哪一種是只在乎曾經擁有的婚姻制度?(A)古代一夫多妻制;(B)近代一夫一妻制;(C)現代一夫一妻制;第二條是時間經濟學選擇題:以下哪一種是不在乎曾經擁有的報時方式?(A)買一手錶;(B)買二手錶;(C)租N手錶。

答案是容許離婚的現代一夫一妻制和有Eleven James做例的網上租錶平台。答案淺,但我們要明白的,是以前「我的就是你的」(如丈夫)今天可能反而不是,而近年才有得出租的(如手錶)亦可能只局限個別檔次的商品(如貴價錶)。

3個共享經濟的假說

要解釋租賃市場的興或衰,我提出了3個假說:第一個稱之為「收入效應」,港人感受最深的實例當然是買唔起樓,貧富愈懸殊劏房分享的後果是愈住愈迫。同樣邏輯解釋到出租的手錶只有貴價貨。至於婚姻制度,古時候兒女的產權屬於父母,談婚論嫁是父母之命,嫁妝禮金少不了。在貧富懸殊男尊女卑的封建社會,一夫多妻容許更多女性嫁給少數富有的男性,更多子女因此能夠在資源較多的家庭成長。之後的一夫一妻及容許離婚的一夫一妻制度,都與近代中產男和現代中產女數目上升有關。但為什麼老公老婆始終冇得出租?

第二個假說是「機會主義」,簡單說是預防過橋抽板。現代婚姻男女雙方對家庭尤其子女的投資不菲,但這些投資對外人來說價值往往低得多,在人權發展成熟的社會,長期婚約是代替擁有對方產權的合約安排。但隨着沒兒沒女的家庭和事業有成女性不斷增加,天長地久的婚姻亦隨對家庭的特殊投資一起減少。手錶更無涉及類似的特殊投資,所以有條件發展租賃市場。

第三個假說「交易費用」,是我認為最重要的一個。找尋交易對象的成本,買賣或租賃市場皆要面對。但由於租賃市場只牽涉部分產權轉移,租約的交易費用一般比買賣合約的高。

以的士為例,熟路有禮的司機可遇不可求,犯罪分子假扮乘客,司機亦防不勝防。事後孔明,互聯網技術令租車租民宿的找尋成本及監察成本大跌,加上車貴樓更貴,而兩樣商品的投資亦不怕交易雙方過橋抽板,Uber與Airbnb成為共享經濟最具規模的兩間公司是合乎經濟邏輯的。相反,電鑽不但價格便宜,一借一還的運輸成本反而相對地高,SnapGoods的結業其實有跡可尋。

Goodtalk當日,我有我事後孔明分析「不在乎曾經擁有」的經濟理論,Uber和GoGoVan亦各自有代表精采地介紹他們公司的創業經過。有趣的是,這兩間成功的公司開始時都不約而同只想着解決叫車難的問題,是否共享和將來發展有多大都是後話。是的,成功的企業家不需要有全套理論去解釋自己的成功,而我等只懂事後孔明的人亦不會成為企業家。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