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日星期二

君子小人之戰 - 陶傑

2015年06月01日 - 蘋果

世界上的流氓國家多了,而且擁有核彈,就容易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二十世紀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二十年代,是一個很有趣味的時代。巴黎和會,美國總統威爾遜飛渡大西洋,在梵爾賽住了三個月,親自主催梵爾賽和約的內容。

威爾遜帶着他的「十四點內容」,要德國解除武裝。普法戰爭時由德國侵佔的阿薩斯和羅蘭兩省交還法國。意大利波蘭的邊界重劃,鄂圖曼帝國解體。威爾遜一人,主導了一九一八年之後歐洲地圖,並成立「國聯」──也就是聯合國的前身,維持世界和平。

巴黎和會在中國人的教科書裏,只有所謂二十一條,也就是德國將山東權益交讓日本。其實山東權益之爭,只是配菜,像奧斯卡的最佳外語片之爭,從來不是大戲。

威爾遜總統是一個好人。他很正直,他想美國參與國聯,從此以美國式的民主,擴散世界,他相信只有真正的民主才能保障和平。但美國人覺得:歐洲的麻煩與美國無關。美國國會反對參加國聯,美國重返孤立和閉關。威爾遜設計的梵爾賽條約,留下對德國苛刻的條款,但美國跟着又退了出去,直接埋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誘因。

威爾遜的歷史地位,由是而引起爭議。他本來想訂立文明國家的規章,哪知卻留下爛攤。「國聯」不接受德國加入,因為德國是戰敗受膺懲的一方,也不接受俄國加入,因為俄國已經墮落為蘇維埃、列寧的布爾什維克政權不可相信。

沒有德國和俄國,美國也不留任主持,「國聯」變成英法兩國把持,而英法各有盤算。威爾遜希望國聯能夠成為一個君子俱樂部,倚賴歐洲的文明,講Good will和契約精神。哪知道他低估了人性的險惡。

美國的天真,來自其君子精神。議會民主、辯論、說理、投票,也是君子的競爭。但是民主的敵人,必然是小人和奸險之徒。君子可以欺其方,而小人不守信用,小人擅於欺詐,使用的暴力,像伊斯蘭國,殺人無底線,事情做得很絕。

第二次世界大戰,就是這樣爆發的,將來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原因也一樣。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