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4日星期一

活新聞和死新聞 - 陶傑

2015年04月30日 - 蘋果

印尼鎗斃了九個毒販,其中兩名是澳洲公民──一個是華裔的Andrew Chan,另一個叫蘇庫馬蘭,有非洲血統,是南半球的國際大事。

因為這兩個,是另一個販毒集團的首領,八十後的小孩,不知珍惜澳洲的美好生活,利用一幫人偷運了十八磅海洛英到印尼。

十年前一網成擒,兩人判處死刑。為什麼抓到人呢?因為澳洲政府通風報訊。現在這兩個人,連同另案其他七名,一齊要鎗斃了,澳洲政府又極力營救,呼籲印尼總統特赦,不然會影響邦交。

事情之爭議,就在這裏:十年前明明是澳洲政府通報印尼的,判了死刑,澳洲又要跟印尼政府拍桌子。總理和外長都開了口,總理說:印尼海嘯,澳洲慷慨幫助,現在叫你赦免兩條人命也不行?外長向傳媒透露:一度提出用錢解決,只求特赦兩人。印尼政府認為:這是侮辱。

澳洲為什麼行為反覆?最大的原因,是這兩個年輕人十年在獄中上訴,已經改過自新:一個做了畫家,考取了大學藝術系學位;一個做了宗教家,在獄中佈道。澳洲認為:既然是這樣,兩人也沒有人命債,印度總統應予特赦。

澳洲的立場,源自耶教文明的寬恕。並不是不尊重印尼的法律:印尼法律規定販毒判死刑,但也規定總統有權特赦。兩人已經表現真誠的懺悔,脫胎換骨,十年牢獄,如果改判終身監禁,將來再囚二十年,可以保釋。這樣,對這個世界,更有好處。

澳洲政府愛護公民,總理外長,力爭到底。那邊的法國,也有一個販毒的死囚,更揚言一旦鎗斃了,法國和印尼即刻斷交。這副氣勢,算不算「帝國主義」對第三世界之恃氣凌人?或者是。但以人的價值來看,做人能做帝國主義的公民,生命更受尊重。

現在,澳洲和法國都向全世界宣示:不管第三世界的司法不司法,西方文明國家的人命,是比第三世界值錢的。單這一點,怪不得中國人有了點身家,都拚命想往歐美澳洲逃跑而移民。

印尼總統也不會示弱。處決令國際哄動,也是有力的宣傳:不要將毒品帶進來,殺無赦,死路一條。印尼和澳洲,兩國政府,都得到各自需要的利益。兩個澳洲公民,連同其他七個非洲巴西犯,一起做了替死鬼。

這就是國際政治奧妙所在。香港的華文傳媒,國際新聞只有安倍就戰爭問題還道不道歉,中國如何嚴正聲明,天天重覆,令人打呵欠。戰爭是七十年前早已了案的歷史,而澳洲印尼這兩條人命的死刑新聞,才是當下的、鮮活的、多角度的、文化的,而且啟人思考。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