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李光耀故事(七):成王敗寇 - 陶傑

2015年03月31日 - 蘋果

李光耀逝世,果然不出所料,華文傳媒世界由一面倒的讚頌,隨着一些被李光耀整治懲罰過的馬華老人出來控訴,一些人對於李國父,開始有點困惑。

李光耀身為國際級的政治家,生平的輝煌代表作,就是一九五九年由英國人加持成立「新加坡自治邦」前後,對昔日的馬共「戰友」過橋抽板之舉。

譬如,殖民地時代,英國人劃出土地,成立南洋大學。英國人很聰明,戰後就發現華人社區充斥馬共份子(至於馬來土著,由於篤信可蘭經,對於馬列共產思想,反而免疫,今日伊斯蘭國家沒有一個國家同時是共產黨政權)。為了挽救華人子弟免入歧途,英國人出地,讓華人自己籌款,成立由殖民地政府認可,以華文教育的南洋大學。

新成立的南大,由林語堂出任校長,熊式一當文學院院長。林語堂精通英文,三四十年代即被中國左翼文化界指為「洋奴」,熊式一則曾英譯中國戲劇「王寶釧」,在倫敦上演,英國人對這兩個「自由人」很放心。林語堂一來,拍拍一件長衫,要求豪華的校長官邸,南洋大學的「學術地位」尚未達成,林大師先享受了第一流的待遇地位,將新加坡的人力車夫揮汗義載籌來的辦學經費,花了一大筆之後,又揮一揮衣袖,走了人。

英國人撤走,李光耀即刻對付南洋大學,成立新加坡國立大學,以英語教學。南洋大學名為合併,實則關門大吉。新加坡的華人民族主義份子,氣得哇哇大叫。但是,李光耀高瞻遠矚地看到:一九三五年北京大學的「一二三遊行」,一九四八年的「反飢餓、反內戰」的「北大沈崇事件」,青年共產思想反政府的溫床,全部在華文大學的讀書會、學生會之間孕育。

香港在七十年代,不也出了一陣「認中關社」的「火紅年代」?歷史證明,李光耀這一步,捍衛了新加坡的國家利益,走得對。何況今日中國人父母也唾棄華文,愛送子女去英美大學?

李光耀死了,當年慘遭愚弄的華人工會馬共份子,終於敢出頭,批判李國父「賣友求榮」了。在政治世界,只要為大局,賣友求榮,有什麼問題?請這些成王敗寇的失敗者睜大眼睛看看他們敬愛的毛主席,一生不也淨過橋抽板、賣友求榮?

李光耀由一九六九年大陸人民日報定性的「美帝國主義走狗傀儡」,變成習近平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偉大的政治家」,也難怪許多越緊跟祖國不斷變動的統一口徑、智商越下墜的中國人,腦筋轉軚不過來。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你貼耳俯聽李光耀的棺材,你會聽到他的冷笑聲。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