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日星期一

香港無人 - 陶傑

2014年11月29日 - 蘋果

香港人不會玩政治,尤其中國政治。大陸開放改革三十年,香港的精英時時北上,在人民大會堂會見鄧小平,從那時開始,就應該見識得到中國政治的山高水深,但很奇怪,這些愛國愛港人士,三十年來的表現無甚進步,好像什麼也沒有學過。

譬如中共的習總,最近召開文藝座談會,會上有諾貝爾文學家莫言,畫家范曾,導演陳凱歌、馮小剛,還有許多作家。但是滿座賓客,有誰不獲邀請而缺席?誰該到而沒有來?不止是宣示政策,下一步還是要拿人呢。
香港掀起佔中運動,特首梁振英對公眾說:二〇一七年普選方式是人大決定的,不是我,香港特區政府沒有權力更改。

這也是不識相。即使真的由大陸人大定的,你梁特也不可以公開這樣講出來,尤其不可以在佔中形勢最尖刻時這樣公開講出來。一九八九年,趙紫陽即因向蘇聯人說「現在重大問題都由鄧小平決定」而獲罪。當年此事直播,香港人都看得到,但香港的特首卻不理會,是他藝高特別人膽大,還是無識於中國,倒是耐人尋味。

香港特首去北京「述職」,不是叫你向上面說:「香港發生了暴亂,因為人大決議定了案,香港人不服,請問現在要不要開槍?解放軍要不要出來?」

這種「述職」,主人已經因其他種種事心煩,聽到了一定摔茶杯、掀桌子。

中國式的述職,應該是:「報告中央領導人,香港不久前確實出了一點問題,但現在我都通通搞定了。」

這就是中國的帝皇政治學。讀通了紅樓夢就知道。元春從京師回家省親,明明是自家的女兒,賈政為什麼要率領全家親眷婢僕一早就出大門下跪恭迎?有一個叫做北靜王的人物,又是何角色?賈府裏的賈璉賈珍,為何面目模糊,王夫人與賈母又是何關係?香港教育如果也教紅樓夢,不須什麼通識,也學好英文,自然有政治人才,而不是落得今日田地。
香港特區是個不治之症。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