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3日星期四

恆沙劫數 - 陶傑

2014年10月23日 - 蘋果

習總抨擊了中國遊客在外地的囂噪,又攻擊大陸大城市的怪異建築,然後又開文化座談,抨擊大陸的影視產品低俗、只顧商業票房。

習總好了解現代中國人的普遍醜俗,想協助中國人提高品味,企圖獲得國際尊重。一片苦心,頗也令人惻然。

問題是今日的中國,已經不再是二千年禮義廉恥的道德文化中國,而是二十年「改革開放」酒色財氣的GDP強國。

文化中國與GDP強國,是兩回事,正如藝術家與帳房會計,是兩種人;琴棋書畫與吃喝嫖賭,是兩組毫不交集的嗜好;也正如彭定康和梁振英,雖然同屬靈長類動物,卻是兩個世界的人。

習總上台,很想為他統治的國家建立文化實力,但是文化的山水中國,已成煙雲追憶,悶聲發大財的GDP一黨強國,卻已經成為城管、公安、屏蔽、維穩的一個龐大的制度。當習總內部講話:不能用改革開放的後三十年,否定文革毛左的前三十年,他不知道的是,這前後共六十年,早已否定了文化品味的兩千年,除了秦始皇。

一個農民民族既然以招財進寶為一生的宗教,在最短的時間獲得最大的GDP效益,偽冒抄襲,怪異惡俗,不論建築、電影、文字還是食物,當然就是市場的主流了。這股主流,就叫做國情。

制度決定了思想,也決定了領袖的能力。這個制度的移動迷宮,是毛澤東一手建造、鄧小平改良裝修的。像美國電影The Maze Runner一樣──這部大片,不知大陸有引進否──這座迷宮,是用權力和金錢鑄造的,裏面有一群夜煞。不可搖撼,不可改變,香港人經過佔中,現在都知道了。總理朱鎔基,當初也聲稱帶備一百口棺材,留一口給自己,也搖撼不了分毫,改變不了方寸。

自然不可以干預內政,更不必指指點點教習總怎樣做。只須由佛家的角度,八方世界,芥子須彌,萬物俱有生滅。古埃及、希臘、巴比倫,今日都在哪裏?通通沒有了。但願人類平安,歲月嘉好。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