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0日星期一

山本五十六 - 陶傑

2014年10月17日 - 蘋果

佔中運動,特區班子的管治能力,不幸屢遭西方傳媒訕笑。特府好像全無公關,特府和警方的國際形象,輸得一塌糊塗。

英治時代,新聞處長是很重要的人物。張敏儀做過新聞處長,還有後來的韓新、麥奇連,都是新聞統籌的精英。新聞處長、布政司、警務處長,上面是港督,還加上行政局裏的匯豐大班,紳士淑女群的鄧蓮如、張奧偉、羅保,如果你不失憶,都知道以前的香港,擁有第一流的文明行政機構。

今日「當家作主」,亂成一團,毫不奇怪,符合中國人的基因。當一個民族的基本特徵是各家自掃門前雪的絕頂自私,高有高處的賺現金而符合道德和法律或宣布我是局外人;中有行政會議也七嘴八舌,或有人亂中謀位取而代之;下自然有下的如前線警察,憑他們的「專業判斷」隨時做高層敗政的替死鬼。在這個時候,香港特區自然難免像英國人撤走後的緬甸、津巴布韋、巴基斯坦等國家一樣,不斷成為西方傳媒觀賞災難的人類學看點。

日本大和民族的團結,是舉世稱佩的。太平洋戰爭時期,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不贊成轟炸珍珠港。山本在哈佛留過學,景仰美國的人權和民主,並反對與德國結盟。但以關東軍為首的陸軍主戰派,指摘山本親美,日本的愛國人士向他發出死亡恐嚇。東條英機與山本不和,但卻故意任用他主掌海軍,策劃珍珠港之役。山本初則為難,後而痛苦,他不滿東條,本可選擇辭職,但他認為:軍人為國捐軀,名將如櫻花,只留待惡戰之後凋零。

對於山本五十六,西方美國視之如德國的隆美爾,內心是敬重的。

今日特區,政務司司長是個女人,也令我憐惜地想起山本五十六。她的家屬出身英國劍橋,她與西方文明的距離比較近,她的委屈和痛苦,較得香港年輕人同情。

在東條英機的內閣中,山本五十六也是局外人,但他可以辭職。不辭職,就要為東條英機一起殉葬了。只要你讀過歷史,就會透澈於世界,因為人性不分世代,其賢愚與優鄙的分野,哈哈,都是一樣的。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