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4日星期二

高等人讀歷史 - 陶傑

2014年10月14日 - 蘋果

二十世紀英國歷史學家、自由黨政治家羅思(A. L. Rowse)有一本文集,叫做「英國精神」(The English Spirit),內有一文,叫做「歷史的用處」(The Use of History),開頭這樣說:

「低智商的人與極度功利的人時時問:讀歷史,有什麼用呢?他們從不會想想。學歷史有什麼用?當然有,而且用途直接而有效。十六世紀的人,最明白讀歷史的用途:馬奇艾維利、伊拉謨斯、蒙田、培根,這些高人一等的人物都一致認為:讀歷史是君主、政治家、政客的主科學問(History was the sovereign study for the prince, the statesman, the politician)。歷史是為統治者而設的主要教育(History played a large part in the education of rulers)。歷史是拿破崙的最愛。歷史讀得通的人,會迴避無數以前發生過的災難。」

羅思很坦率,指出認為讀歷史無用的人,是低智商的(Unintelligent),而愛讀歷史的人,是高一等的(Superior)。在英國的寄宿學校、牛津和劍橋,英國人珍視的學科是歷史、拉丁文,然後是文學,因為這是為高等人而設的。在孔子「上智下愚」的階級社會裏,愚民合該做奴才,牠們的愚昧,首先來自於缺乏學識,而眾多學識之中,歷史學是人類文明的燈塔,也是學識之母。

人生苦短,做人要帶着「崇優」的態度。孟子說「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無論英國歷史學家羅思,還是中國的孔子孟子,都鼓勵我們暗中歧視愚昧的人。當你面前出現一個蠢人、他口沫橫飛、誇誇而論,偏偏愛講中國、講政治、講世界,而這個人只是一個金融銀行家,或者是一名基層人士,他對歷史毫無認識,但拜言論自由所賜,他當然有發表意見的自由。

我時時佩服英國人的殖民地教育,將歷史教育辦成枯燥無味的學科,而且最傑出的成就,是在撤出香港之後,還有辦法令香港的中國人鄙視歷史科,因而以對過去一無所知為榮為樂。這個地雷,英國人埋得深,埋得好,看着地雷一一爆炸,我承認,我很有快感。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