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0日星期三

音樂之旅 - 陶傑

2014年08月20日 - 蘋果

當遠東的郵輪之旅,因為太多土豪登船而沉沒在粗魯和喧嘩之中,西方文明國家的郵輪已在默默地進化。

外國出現了一種新的「水上音樂之旅」,譬如,在阿姆斯特丹登上一艘船,在萊茵河口出發,兩天之後,開到德國的科隆。

這個時候,音樂的繁花之旅開始了。上岸參觀了科隆教堂,先洗瀝一次中世紀巴哈的古典,回航再去隔鄰的波恩,去謁拜貝多芬的故鄉。

去完貝多芬的故居,再在旁邊的演奏廳聽一場貝多芬的音樂會,晚餐之後,當晚霞將天空交給藍星,再散步回船。

第二天在另一個小城登岸,在中世紀的鵝卵石街頭漫步。音樂之旅,會增加一道建築學的小菜,讓遊人參觀這個城市的巴洛克建築。

去到海德堡,先不要講什麼尼采康德,因為團友都知道,此行的主題不是哲學,導遊說:因為當晚有一位德國籍的日本女鋼琴家Fumiko Shiraga在演奏廳為各位彈奏舒伯特,還有莫扎特二十二號交響曲。

當然,以後的旅程怎會少得了史特拉斯堡?大家以前一定去過的。但這一次,旅行團想集中遊賞史特拉斯堡的法國風格層次,包括與大家一起參觀有「第二巴黎聖母院」之稱的,歐洲最高的歌德教堂,看裏面的壁畫,希望為團員帶來靈感,在暢遊浪漫和古典之後,回顧中世紀的幽黑,畢竟,在心靈的美學上,有一點色彩的對比,也是很豐潤的。

很美好的旅程,對吧?你可以投訴:譬如,我認為看了科隆的教堂,在音樂史上,巴哈和貝多芬之間,隔了一個重要的莫扎特,旅途的次序,是不是可以跟隨一下音樂史?

或者,下次去不去俄羅斯?因為波羅哥菲夫、史特拉文斯基,古典音樂進入二十世紀,少了這一章,我認為不夠完美。

這時,導遊笑一笑,溫文地說:「先生,您的見識,令人深為欣賞,但請勿忘記,我們這次旅行,受到地理文本的限制(Restricted by its geographical context),就是萊茵河。」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