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1日星期一

親俄份子 - 陶傑

2014年07月20日 - 蘋果

馬航客機終證實為烏克蘭的「親俄份子」擊落。文明世界譴責幕後元兇、共黨KGB出身的普京。

「親俄份子」這個詞彙,今日較為新穎,忽然舉世厭惡。

因為在這個世界,可以「親美」:譬如中國人追求美國綠卡、中國高官將貪來的財產私移美國,或者說「中美關係像梅鐸和鄧文迪一樣的夫妻」。也可以「親英」:子女送去英國讀寄宿學校,很自豪地告訴中國人你的老公和兒子都在劍橋,追捧英格蘭球隊。更加可以「親日」:這一點更不消說,喜愛多啦A夢、東京大阪美食遊、AV女優,像香港每一個三十歲以下的男女。

但是「親俄」?Come on,別國「親俄」如何不知道,歷史已經證明:親俄的人,是文化品味之中較為低等者。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蘇俄派出紅軍,率先侵略中國東北(當時又名滿洲國),劫掠日本留下的工業物資,還強姦無數東北哈爾濱妹。

難得的是不久之後,將俄國人的暴行,不,「中蘇人民友誼」當做恩情,白蘇聯老大哥一面倒。學俄文、讀高爾基,全民熱烈學蘇聯的人民公社,將列寧史太林的畫像當做天主來膜拜。時至今日,你對一些北京的老人說史太林不是好人,好像辱沒了他的祖宗一樣,他會青筋暴現的跟你拚命。

冷戰年代,親俄的歐洲國家像羅馬尼亞、保加利亞、波蘭,通通仆街,但親美如加拿大、澳洲、英國,都交上了好運,福蔭至今日,你看今日中國人用腳、用私房錢、用他們的子女的將來押注而投票的,全部是西歐以西、大西洋西岸,靠近俄國?像見過鬼一樣,都怕的。

常識和事實,擺在那裏,時至廿一世紀,難得烏克蘭還出了一種叫親俄份子的品種。當他們得到了俄製的導彈,便窮兇極惡了,全球航機在一架客機被擊落後,二百九十多條無辜的人命,才懂得紛紛像見了鬼一樣閃避,文明世界,也是一群傻子在當政。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