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9日星期一

百年痴夢 - 陶傑

2014年06月08日 - 蘋果

「六四」這場中國式悲劇,二十五年回望,有許多人物角色。台上的趙紫陽、鄧小平、李鵬、楊尚昆,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還有一批幕後的文人,也就是以鮑彤為首的趙紫陽的政治改革智囊。

這個卡士,明眼人一看:慈禧、李蓮英、榮祿、光緒皇帝、譚嗣同等「六君子」,完全是近百年前戊戌政變的翻版──除了學生,因為清末的天安門前並無廣場,也沒有清華和北大。

熟悉中國歷史、了解中國基因,就會明白,中國的所謂「改革」,「改」到這步,光緒和他的智囊,處境最危險。光緒當年的「改革」,明削慈禧的大權,康有為主張架空太后而君主立憲,譚嗣同主張逮捕慈禧,慈禧一定跟你拚命。

這就是文人不能「從政」的地方。中國文人滿腹救國經綸,風骨孤傲,激情而浪漫,但他們的大腦少生了幾根弦。

光緒才三十出頭,慈禧是老太婆,有何改革大計,也要隱藏,等慈禧死了再講。光緒應該像蔣經國時代的李登輝,時機未至,切不可表露你的信仰,在老人家面前克己復禮,恭順有加。因為中國的皇帝,只能容納平庸的奴才。

這一點,精通中國文化、又有日本權謀藝術的李登輝先生明白了,但「六四」的關鍵人物趙紫陽不明白。如果他的智囊懂中國歷史,就知道鄧小平絕對不容分削大權。你跟他講「改革」,架空他,他跟你拚命。中國不是英國,慈禧不是維多利亞女王,中國人政治的劣等基因,千古不移,你千萬不要挑戰。

文人升級到國師和智囊的位置,更要明白,中國的宮廷,不是自己的書房,你不要把光緒往死路上送。但中國文人從屈原起,就遺傳了殉國的自毀傾向。他們有一股悲情,只想落日晚霞,將來名烈千古,不想青山長綠,先行苟存於今朝。

保不住現在,也就沒有未來。戊戌時尚且空有一個袁世凱,譚嗣同尚且知道要深夜求見,「六四」時大陸連袁世凱也沒有,怎會成功?英國領事濮德蘭,援救康有為上英國船,如美國大使營救方勵之。

中國人一百年沒有長進過,將來也不會開悟。譚嗣同綁赴菜巿口殺頭時,途上的中國人,向他扔菜頭,吐口水。

文人沉迷在中國夢裏,還沒醒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