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6日星期四

往精細處做人 - 陶傑

2014年06月25日 - 蘋果

學一種歐洲語文,越學越精細,到鑑賞的層次,便是極至境界。

英文、法文、德文、日文,功夫精進了,便越發知道上層有絃外之意,留白之道,含蓄之美,機關之巧,回過頭來看今日中文,不,他們叫做「漢語」之粗糙、扭曲、暴直,就知道人類的文明,到底在哪一邊。

英式英文與美式英語有何不同?細講有一千種。嚴格來說,有英文,也有美語,而不是倒過來叫英語和美文。因為英文是廚藝,美語是快餐;英文像廣東菜,美語如麵條餃子;英文是威士忌,美語是啤酒可樂。

英文講營養,美語但求飽肚子。英文如佛學,而美語最多只是舊約聖經。


譬如發音。英國人讀唸英文,重子音(Consonants)之輕細,一個t字之末,或ed的過去式字尾,英國上乘的發音,都分得出來。三五歲的香港小女孩,想學好英文口語發音,最好的辦法,是讓她看茱莉安德絲的「仙樂飄飄處處聞」(The Sound of Music),一開場,青山翠嶺,她拿着結他盒和行李,將天地旋唱成一匹織錦。

仔細聽她如何歌詞發音:The hills fill my heart, with the sound of music──字尾的s,t,d,c,發音輕逸飄盈。

英國舞台演員擅長朗吟子音,而美國人,即使總統和華爾街總裁,只能唸好母音(Vowels)。

聽一次茱莉安德絲台上致詞,再聽一次希拉莉演講,當做音樂一樣聽,用耳朵,像開放味蕾來試菜,就明白此中的分別。小孩子耳朵敏感,所以外語要從小學。


只語音學已這許多學問,何況文法、詞彙、典故、俚語。生命很短暫,做人要崇優,擇精雅而從,鄙粗糙而棄。

中國人只知「食不厭精」,停留在口腔期。「不厭精」豈止一個「食」字?學語文至此,便修出心細如塵的精巧,用這種精神,延伸到做人的其他事情。當一個世界以粗糙為主流的時候,你不要加入,你偏要精膩。這就是亂世清醒的生存根本。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