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2日星期四

看穿 - 陶傑

2014年06月12日 - 蘋果

做一個傀儡政府,處境很尷尬,表面上得到幕後宗主的信任,實際上永不可能有真正的管治權。

一九四○年初,汪精衛在南京另建偽政府。汪精衛雖然是當時南京政府的主席,但日本還在南京有一個「梅機關」,由特務首領夥佐禎昭領導,表面上是為汪政府與東京之間做聯絡,實際上是監視汪政權。

不懂歷史和政治的人,會很奇怪:汪精衛不是日本的自己人嗎?為甚麼日本人還要防備而監視?理由很簡單:一個極權政府,尤其在戰爭狀態,絕對不完全信任任何人。汪精衛親日,自己送上門來,日本人做過他的檔案:這個人早年熱血愛國,為甚麼他今日要跟一個侵略者合作?是他激情而天真,還是兵不厭詐,跟重慶的蔣介石唱雙簧?

汪精衛在南京,也沒有班底,特別是江湖上的黑社會,日本人為他籌措班底,為他物色了丁默邨、李士群,做汪政府的特務。汪精衛的嫡系,最忠心的只有陳公博、周佛海;而丁默邨是日本的人,所以「七十六號」捉獲重慶份子,嚴刑招呼,甚為重手,汪精衛沒有直接行政管轄。

在同一時代,法國的貝當,在維希成立偽政府,也是納粹德國扶植的。納粹也不相信維希政府。因為德法是世仇,有普法戰爭和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舊怨,巴黎淪陷了,法國將軍貝當投降來歸順,德國人當然樂於扶植一個偽政權,但同時心想:飛到嘴邊的鴨子,世上會有這樣便宜的事?

結果,納粹也用大量間諜,滲透維希偽政府,而貝當也暗中下令,除了提防聽命於戴高樂的法國地下游擊隊,也要防止納粹過份的滲透,於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法國的維希政權,除了抓捕反納粹的地下游擊隊,也捉了許多納粹間諜,胡亂按個罪名,火速處決,德國即使知道,也不敢亂發作。

做傀儡,表面風光,但主子永遠不相信你,讀通歷史的人,知道人性的愚昧與謬誤,世代重複,鑑古知今,多麼面善?一眼就看得穿。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