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7日星期二

無可救藥 - 陶傑

2014年06月17日 - 蘋果

伊拉克陷入血禍,美國不會再出兵。

今天這個局面,確實是布殊出兵推翻侯賽因而引起,但不是主要原因。

伊拉克本來四分五裂,有多數的什葉派、少數的遜尼派,還有遭到兩派各自排斥的庫爾德族。伊拉克本來像中國的戰國時代,而侯賽因做了秦始皇,用暴力維繫了伊拉克各民族的「統一」。

西方想伊拉克採用西方議會民主,是一廂情願的妄想,議會民主是為高智慧的文明民族而設的遊戲:世界上的英語國家,以英美為首,加上歐洲,擁有理性邏輯思維,經歷過辯論和科學的教育,這個文明圈的民族,有資格奉行議會民主的資格。

但是人類的文化是不平等的,有文明即有野蠻,民族也不平等,議會民主不是為非西方民族而設的遊戲。

伊拉克、敍利亞、阿富汗等等,事實證明不適合推行西式民主。這些民族學習不了理性。早在英美立國之前,什葉派和遜尼派兩股勢力,因為公元七世紀的一場繼承人的紛爭,已經在自相殘殺。正如中國由戰國時代開始到清兵入關,李自成之亂、國共內戰,一直在自相殘殺。西方國家一心慈悲,以為向第三世界輸出民主文明,以為民族的質素和智商,全人類一樣,於是美國在戰後站出來,做老師,也做警察。

現在,美國選民終於認識:美國以外的野蠻世界,互相殺戮,是大自然的規律,自我調節人口。這些民族無法建立文明的管理秩序,無法逃脫自相殘殺的宿命,是他們的內政,美國沒有必要用自己的人命,無休無止地協助他們進化。

布殊是右派,代表所謂帝國主義;奧巴馬是左派,理應相信種族平等,但現在奧巴馬要順從美國左派選民的意思:讓文明世界以外的落後民族自相殘殺好了,我們不要干預。

這樣一來,美國反而有了新的定位。以後西方只須做兩件事:第一是關起門,大力收緊移民政策;第二是拯救第三世界的動物,如非洲的大象。西方以外的人,任由他們在愚昧中自我吞噬,一個也不要救。這就是「不做世界警察」之後的新世界了,美國不妨試行此新政,為期至少二十年。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