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2日星期四

時代的註釋 - 陶傑

2014年06月11日 - 蘋果

看了「永遠的0」和「東京小屋」,我很緊張,即刻打聽這兩齣優美的日本電影,有沒有在中國發行。

得知沒有,令人心安。這兩齣戲,中國大陸的觀眾尚未擁有程度正確地欣賞,看了一定斷章取義、破口大罵,當然,日本大導演山田洋次是殿堂級的聖人,在這個崇高的地位,對於中國網民的粗言穢語,像一尊銅像,在星空之下,不會介意頭上有幾堆野鴿糞便,但從崇優唯美的世界角度,世界已經夠喧嘩,增添更多的喧噪,畢竟不是太完美。

但是一定會在網上盜版看到,而且中國人喜歡斷章取義的。當美國女明星安祖蓮娜朱麗說:「我不肯定李安是不是中國人,但他是台灣人,拍了許多華語電影」,也引起中國官方批判,網民憤怒抵制,指美國女明星與李登輝、中情局、安倍晉三、蔡英文等勾結而推動台獨的時候,「東京小屋」的兩個日本平民女主角,聽見日軍攻陷南京時,歡欣雀躍,因為她們判斷「戰爭快結束了、物價就會回落了」的時候,會更加令這個鄰國民情歇斯底里,不知會不會又掀起一場像前年七七一樣燒砸日本商舖汽車的反日暴動?令人擔心。

「東京小屋」既沒有「反戰」,也沒有反「反戰」,因為編導的人文情懷,超越了太平洋戰爭。就像英國人推許愛爾蘭小說家喬哀斯「註釋了都柏林這座城市」(He footnotes the city),「東京小屋」像喬哀斯的「都柏林人」一樣,也註譯了這個時代。「都柏林人」卑微的人物和生活的瑣事,講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愛爾蘭首都的人文風景,一百年了,已經證實不朽。

山田洋次是日本的喬哀斯。年逾八十,他心中有話,想留給下一代的日本人,想告訴世界上一切崇尚仁愛的公民。仇恨裂眥、愚昧貫胸的人是聽不明白的,可幸,在世界七十億人口之中,這種人無論自以為多強大,他們自己多正確,畢竟是少數。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