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日星期四

龜兒子的簡體 - 陶傑

2014年04月03日 - 蘋果

香港的許多公眾地方,由機場到酒店,告示用簡體字,這些決策的管理層,有一個非常可笑的理由:大陸人民,也就是所謂的「內地」人士,看不懂正體,亦即他們所說的「繁體」中文。

幾年前,有一個香港的行政人員說,大陸人看不懂正體,所以,為了尊重顧客,另設簡體,是應該的。

我聽了笑笑,說:「不如我與你打賭:你說中國大陸人不懂正體字,」然後我拿出一張紙,拿過一枝黑色箱頭筆,在上面用正體寫下這一行:「共產黨龜兒子」。我說:「你看,這六個中文字之中,當中最重要的四個,是你所說的繁體。你敢不敢手持這張紙,北上大陸,任你挑四個城巿,你可以選北京、上海、廣州、成都,又可以選齊齊哈爾、貴陽、煙台、海口;在你自選的四個城巿的火車站口,手持這張紙,站立一小時。如果一直平安無事,沒有人抓你,我輸給你五十萬元?但如果你從此失蹤,一切後果,你不必付我一分錢,你自己負責。你敢嗎?」

對方馬上不敢作聲。

我說:「不怕的。大陸中國人都看不懂所謂繁體字,中間四個字,都是繁體,如果有人問你這句話是什麼,你逐字指着,告訴他們,這句話是「共同生個兒子」,或「共同尊崇孔子」。總之,中間那四個字,他們看不懂的,你放心,你不會有事。」

中環精英一張臉色,漸漸冷下來。

我正色說:「你們這些大香港主義者,看不起中國大陸的同胞,把他們當文盲。什麼不懂繁體字,屁呀?你們不了解他們,才把人家當白痴傻瓜,但他們卻把你們這點雞肚小腸,早就像X光一樣照了個透,這是香港玩政治、永遠玩不過共產黨的理由。」

今天,看到名牌酒店又以「內地遊客不懂繁體字」為理由,曲線侮辱大陸中國人的智商,令人覺得很氣憤。我兩年前輸賭的五十萬元,仍然有效,讓香港任何想在告示牌上加簡體字的人接受挑戰。不要擔心,他們不會看繁體的,您把這六個字大大的寫下,拿到車站舉着,一小時,用攝錄機錄下,四周的人漸漸圍觀,對着你嘰哩咕嚕、指指點點,然後您平安回來,如果沒有被抓捕,我即刻付鈔,不付的,才是龜兒子。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