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8日星期二

沒出息 - 陶傑

2014年01月28日 - 蘋果

香港中學恢復範文,其中「出師表」復辟。

「出師表」情感真摯,詞章動人,兩千年之後,仍讀得出當年作者一揮而就的才情。

但是今日的「出師表」,須要家長和教師導讀。

為什麼?因為「出師表」裏的諸葛亮,跟他老闆劉備,與劉備的兒子劉阿斗,是一種中國家族生意的僱傭關係。

因為劉氏家族是諸葛亮的老闆,根據最近某報紙高層人員說的所謂「工作倫理」,諸葛亮才苦口婆心,教這位少爺明察做人,勸他該如何處世爭氣。

但是,只有中國帝皇時代,才有「出師表」這種「知識份子」的「工作倫理」:忠於老闆,以及老闆家族千秋萬世的傳人。

然而,今天是二十一世紀,香港是所謂「國際大都市」,亦即地球村的一片國際地域。香港的學生讀書,爭做「尖子」,都想進哈佛MIT,讀工商管理、銀行金融,畢業了,像左丁山報道,能進英美投資銀行,像滙豐、摩根史丹利、高盛,幫西方基金企業進軍大陸,為白人金融帝國主義者帶路,將中國的國有資產轉移到西方文明國家,做華爾街的遠東先鋒隊,即可享受年薪和獎金美金百萬。

美資投行不需要「出師表」那種「儒家精神」,譬如什麼「親賢臣、遠小人」之類道德家訓。美國人的公司沒有什麼「賢臣」和「小人」,只有能為公司跑數增加盈利的能幹之人。美國企業不要求你「此皆良實,志慮忠純」,要你頭腦活絡,入到中國大陸,能賄賂則買通,能巴結則拍馬,不必讀過「出師表」,最緊要熟悉馬奇艾維利的「王侯論」(The Prince),以中國人的鑽營和關係網,替美國人五鬼運財,在十四億中國人的市場收割及時。

香港的中文教育,必須切合時代潮流,為培養國際級的精英服務。讀過「出師表」而深受感動、又有體會的香港中國學生,跟沒有讀過「出師表」的IB國際學校畢業生相比,將來考進大摩和高盛的機會,必然大大降低。

「出師表」不但無法令一個「尖子」與美國企業精神接軌,與中國做生意也不通。貪官算不算小人?算吧?咄,你不親小人,送十億回扣,替大陸一名貪官在英屬處女羣島開戶口,如何為大摩和高盛做成一單Deal?

所以,讀這種Out得不得了的範文,有個屁用呀?都想去「知識份子」的中國人報紙寫社論?做人不可以這般沒出息。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