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0日星期一

沒朋友 - 陶傑

2014年01月20日 - 蘋果

一個在香港毫無知心朋友的人,怎樣做得了香港的領袖?一年多之前,流行一種很幼稚的論調:做特首,沒有朋友反而好,可以避免人情的後門。

當然,英治時代,倫敦空降一個港督來,像彭定康──彭定康與香港素無淵源,在香港沒有朋友。但英國政治家擁有的氣質:領袖魅力和信仰,加上英國人由寄宿學校訓練出來的處世技巧和團隊精神,加上英國的國際信譽,本來在香港沒有朋友的彭定康,來到香港,匯豐主席、馬會董事局、美國商會,還加上香港黃面孔的政務官,因為強大的公信力,都即刻可以調兵遺將。這些人,也都可以成為他的朋友。

一個本來不必在香港有朋友,但又可以發揮管治才能和效率的英國總督做得到的。自從香港改旗易幟,絕不可能做得到。由一名「炎黃子孫」做特首,不論怎樣模仿,朋友多的,變成私相授受、後門洞開;沒有朋友的,像當前這一位,淪為空前孤立、施政寸步難行。

香港只能在殖民時期才發揮光彩,一旦不再是殖民地,必然光芒散盡,漸成為中國一座普通的城市。像英語說的:The magic is gone,魔法消失了。

魔法之所以是魔法,是因為魔法是獨家、神秘,而且無法仿製與模仿,為什麼一個英國總督在香港不需要朋友,也能將香港管好,而一名華人特首,不管有沒有朋友,治港都失敗?這就是英國管治文化的魔法所在。

交朋友,需要誠信和道義,在中國人社會,「財散人聚,財聚人散」,還要一點湖海疏財的俠氣,一個在香港混了幾十年、居然有錢能住山頂,竟然沒有朋友的人,誠信必有問題,道義必然靠不住。香港是個小地方,一個人的口碑紀錄,跑不了的。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