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9日星期一

「通識」末日 - 陶傑

2013年09月09日 - 蘋果

香港特區的「通識教育」,果然觸了礁,親中團體不滿其「政治化」,變成「新聞時事討論」,要求梁班子將「通識」改為「選修」,不再強迫學校灌輸。

朋友打電話來報喜,說:「你一年多之前批死了,預測『通識教育』的壽命最多三年,現在死翹翹了一半,你又預測對了。」

我笑說:「還沒正式斷氣呢,多看一兩年吧。我早就將『通識教育』看死了,搞不下去的。但小特府一定不服氣,她會一直鬥氣撐下去,這就好了,有好戲看,對於本人,只要有好戲看就好。」

「通識教育」的「理念」根本不通,第一步就錯了。因為當教師本身也不通的時候,怎樣令學生有什麼「通識」。

「通識」的要義,正在一個「通」字。通而且博,通博而融。譬如金庸的小說系列,文字講了的,留白處沒講的,若讀得懂,就是一部通識大典。將金庸小說搭上中國現代史、人性心理學、男女關係,這才有點通識教育的輪廓,但是在香港這種社會,你說怎麼教?

於是市場要求「通識教育」要有「範圍」。中國人的思維,需要一個「範圍」,教師改卷評分,補習天王開班提供貼士,都需要一個「範圍」。香港的中學考試,既然都像賽馬博彩,一場馬,第幾班,有多匹畜生出賽,騎師練馬師是誰,跑幾多公尺,跑的是沙地還是草地,這一切資料,都是「範圍」。現在卻不,而是獅子老虎野豬羚羊斑馬長頸鹿一陣沙塵滾滾亂狂奔,這是東非的野生動物大遷徙,而不是馬會規範的快活谷賽馬,沒有「範圍」,學生教師就無法「捉路」。

偏偏「通識」是沒有範圍的,你叫香港特區的中國型大腦如何應付?於是全香港都亂了套,英國人隔岸看熱鬧,偏偏又落井下石,香港的醫學界竟敢不承認英國大學的醫學位?英國的大學還不承認你的「通識科」呢。這就更令人心惶惑。「外國勢力」不想中國崛起,可真該死。

於是「通識」就硬生生的造出一個「範圍」來,變成時事討論科,一「討論」,政治的洗腦就不太順暢,眼看苗頭不對,輸打贏要,於是親中派又要求改為「選修」了,當初是哪個王八蛋提出設什麼通識教育的?給共產黨添煩,把這個人挖出來槍斃算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