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6日星期一

這副德性 - 陶傑

2013年09月14日 - 蘋果

叙利亞內亂,西方文明國家,應不應該援助反政府的叛軍?

叙利亞總統阿薩德固然是暴君,但叛軍也不是善男信女。而是幾股烏合的流氓勢力,其中有阿蓋達的滲透。英美給叛軍運送軍火,三十年來的教訓,是新上台的政權,比以前那個更不「理性」。

對於叙利亞這種國家,西方沒得選擇,就像十九世紀對中國大清的「太平天國」匪亂,到底幫清廷平亂呢,還是扶自稱是耶穌契弟的洪秀全一把?

太平匪亂剛爆發,英國和法國的傳教士,看見洪秀全拿着聖經反清,都覺得有點希望。英國駐華公使文翰(G.Bonham)(就是今天香港「般咸道」命名的「般咸」),法國公使鮑寶隆(M. de Bourboulon),美國公使麥連(R. MacLane),在太平軍侵略南京之後,先後到「天京」觀察。他們希望,洪秀全新政權如果真信奉基督教,至少會開放全中國通商傳教,不如清廷之頑固,而且也引導中國輸入科學。

文翰向英國外相提交報告:「如果歐洲幫清政府鎮壓此一叛亂,或甚不幸,因太平天國似有進步改革之精神,如其採用耶穌紀元曆法。英國暫不宜捲入此一亂局,力求避免協助任何一方,唯外僑必須武裝,以抵禦叛亂者之攻擊。」

太平之亂,西方不知道該押哪一邊,幸好採取中立,後來證明正確,因為「太平天國」雖然滿嘴巴的上帝耶穌,絕不代表什麼改革、開放、進步,而是一個殘酷的農民同伙。

期待「阿拉伯之春」的反對派推翻獨裁者之後會「民主」,正如寄望洪秀全之流能成為林肯華盛頓。第三世界就是第三世界,永遠是第三世界。英美對叙利亞,用兵之餘,要永遠記住當年中國太平天國之亂。傳教士對於這個國家的民變,一度也如此天真,幸而能忍手,沒有押重注。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