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3日星期五

敵人在裏面 - 陶傑

2013年09月13日 - 蘋果

出兵敍利亞,奧小黑軟腳蟹終於現了形。英美「左膠」誤國,又添例證。

但國內的民意反對出兵,確實也有理由。以英國為例,國內的伊斯蘭移民已經太多,伊斯蘭孕育極端的民粹,英國國民的敵人在國內,而不是在中東。

譬如英國有一個「伊斯蘭學聯」,在全國的大學,串連成組織。「伊斯蘭學聯」時時在大學舉辦論壇,投訴所謂「白人主流社會」對伊斯蘭的「妖魔化」,但這個學聯組織,又時時邀請公然提倡恐怖仇恨的極端人物來演說。

最近「伊斯蘭學聯」請來的一個「名人」,為塔利班和阿蓋達組織的砍頭辯護,「西方主流」時時「妖魔化」報道阿拉伯世界的砍頭,而聲稱砍頭「是沒有痛苦的」,因此,西方對伊斯蘭世界有「偏見」。

這個學聯組織還呼籲政府釋放阿蓋達組織一個囚犯。英國的「文化多元政策」,漸漸孕育出仇恨的惡魔。

保守黨的金馬倫政府有不可推卸之責。二○一一年,金馬倫在慕尼克演說:自稱信仰「文化多元」。英國受歐盟議會的人權法約束,阿蓋達組織的一名叫卡達達的頭目,由約旦非法入境,十多年來尋求「政治庇護」,英國想驅逐回國,歐盟議會不准,聲稱有違其「人權」。

歐洲的奧地利、德國和瑞士,從來不「文化多元」,對非白人移民限制而「歧視」。奧地利和瑞士政府不想跟你嚕囌:什麼包容啦、平等啦,心裏明白都是廢話,所以激進的伊斯蘭勢力滲透不進去。法國和意大利則完全不理會什麼歐洲人權法,用自己的方式嚴厲對付,抓到了就驅逐離境。歐盟不滿意?法國和意大利政府說:我就是歐洲,我行政主導,我愛做什麼就怎樣做,歐洲沒有了法國和意大利,還歐個屁洲。

對於非我族類,絕對不可以施捨「人權」。這些異形生物,牠今天利用你的民主自由,牠無限繁殖滋生,一旦成了勢,牠反過來把你本來有的民主和自由吞噬掉。天真的軟腳蟹政府,自己去死還算了,卻將國家社會一起拖垮。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