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2日星期五

黑道大哥教你的職場生存六狠招 - 路易斯.費倫特(Louis Ferrante)

2013年04月10日 - 商業周刊
 
黑手黨是歷史上營運時間最久的企業;在時局好的年頭,跟一般企業一樣業務蒸蒸日上,在經濟衰退期間甚至還更大展鴻圖。不管是牛市或熊市,對黑手黨來說都沒有差別。在我的腦袋裡,隨便就可以想到幾十家成功大型企業,背後是由仍然活躍或已退隱江湖的黑道分子擁有或主導的。
如果我們拿掉偏見,就會發現成功的黑道分子和頂尖的商業或政治界領導者並無不同。人性是共通的,在任何組織中都能激勵別人的人,在任何組織裡都能有所成就,無論是政府、企業或是黑道。
如果你是政治系或商學系的學生,或者只是一個迫切想要成功的人,社會中權力三角中的害群之馬:黑手黨,值得你去檢視。
硬底子學校:經驗
我剛出獄時,如果你是一位正在看我履歷的潛在雇主,有幾件很特別的事會從字裡行間跳出來:
  • 三次暴力重罪前科
  • 從來沒有工作過
  • 從來沒付過稅
  • 從來不曾擁有信用卡
  • 從沒受過好一點的教育
  • 沒有手藝
  • 沒有正當的技能
  • 沒有駕照
要我繼續列下去嗎?說實話,要我替任何會根據這樣的履歷雇用我的人工作,我也會遲疑。以下這些是不會出現在我履歷表中的成績:
  • 正直高尚
  • 企圖心強烈
  • 資源豐富
  • 重然諾
  • 朋友會相信我,把性命交到我手上,而我也證明自己值得別人這樣的信任
  • 絕不放棄
  • 絕對不貳過
最後一點尤其重要,因為進入硬底子學校就會牽涉到很多錯誤,還有,要從每一個錯誤當中學習。
在我從監獄開車返家的路上,我環顧四周,注意到這個世界變了很多。和我同坐在車裡的親友說著:「這裡變了,那裡變了,你認得出這個嗎?你認得出那個嗎?你還好嗎?」
 
「人有沒有變?」我問。
 
「沒變。」
 
「那我就沒什麼好怕的。」
人類的天性是不變的。硬底子學校藉由經驗創造出來的豐厚回報,教會了我這一點,我從來不曾上過大學,但是我已經拿到硬底子學校頒授的博士學位了。
我是這樣學習的:我展開人生時,口袋裡沒有半毛錢。我年輕的母親逐漸失去活力,我二十歲時她死在我懷裡。我有好幾年活在鼠輩橫行的監獄裡,到處都是毒品、暴力和性虐待。我在黑暗、潮濕的牢籠裡教育自己,並在口袋沒有半毛錢的情況下再度進入社會。
在經歷這一切之後,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東西嚇得倒我?你可能不是從硬底子學校出身,甚至根本沒聽過這所學校。這裡沒有文憑,沒有典禮,但級數都刻在你身上。
順帶一提,我們這所學校沒有同學會。我們都是狠角色,不適合這種場合。
一、自己去買咖啡:尊重指揮系統,但不要變成窩囊廢
混過黑道的人都知道,一定要尊重指揮系統;命令就是命令。但是接到為組織利益而發出的嚴正命令,和拿到雜貨採買清單,可是兩碼子事。沒錯,你必須要遵守命令,但是你可不能浪費老半天的光陰,耗在星巴克替老闆買一杯星冰樂。
混街頭時,我很會賺錢,而且是大家眼中的硬漢,因此我得到其他街頭硬漢的敬重。但我仍無法阻止更高階的江湖人物想要來玩弄我。我畫出界線。對一個黑道中人說「回家操自己」,對自己的健康不好,我想辦法避免發生衝突,但找尋合理的管道把同樣的訊息散播出去,通常是用一些詼諧的方式來對付自以為了不起的傢伙。
 
在以下這個情況當中,我明白強調了我的重點,贏得一位堂主的敬重,並且讓他一路笑到底:
我和波比(甘比諾家族的堂主)是好友,曾經一起坐牢,但我們友誼的開端充滿重重障礙。
波比拿到一套很破爛的獄服,皺巴巴的,像是被揉成一個球之後又被壓路機壓過。既然我和波比屬於同一個犯罪家族,階級在他之下,年齡也只有他的一半,因此他認為他可以叫我做一些雜活,比方說燙平他的制服。問題是,其實波比根本不太認識我。我一直很尊重長輩,也很瞭解指揮系統,但我並不是任何人的苦力。
當波比要把它的制服拿給我時,我大笑,並告訴他說我連自己的制服都不燙,但我付錢給另一位獄友,請他幫我燙。我補充說,我很樂意替他和這個朋友牽線。
波比不管我說的話,又叫我燙他的制服。我笑了,但咬牙切齒。
好,我對自己說,我會解決他。
我接過波比的制服,把他送去給我的燙衣人,並說:「可以的話,把這套衣服弄得比現在更難看。」
當我把制服還給波比時,我一邊說一邊眨眼:「我盡力而為了,希望你會喜歡。」
有一下子,波比看來氣壞了,但當他明白他犯的錯時,他笑了。我是一個像他一樣的街頭硬漢,像他一樣頂天立地的男人,而且現在也像他一樣,要面對在牢獄之中度過餘生的命運。如果我想要燙衣服,大可在洗衣店找份工作,我當然也就不會蹲在大牢裡了。
一旦波比瞭解我的立場,我們一拍即合。我不在乎替他泡杯咖啡,但前提是如果我自己也想來一杯的話。波比也不介意和我一起享用一杯咖啡,他絕對不會和泡咖啡的小弟這樣做。
為了確保波比不會心存芥蒂,我利用在獄中洗衣房的關係,替波比弄來一套新制服,而且是剛剛開箱的新品。
到最後,波比得到他想要的:一套平整的制服;而我也得到我想要的:相當於我樂意付出的尊重。
古代的地中海有一種名為三列槳的戰船,是最能代表現在黑手黨組織或企業的完美範例。
三列槳戰船總共有170名划槳手,分佈在三個層面:上層、中層及下層列。集合這些人的力量,才能讓戰船前進。這艘船的船長是三列槳司令官,或者說是執行長。就像任何出色的公司一樣,戰船的整體成就,仰賴速度和機動性。
喜劇作家亞理斯托芬告訴我們,若要描述三列槳各層級的情況,我們可以說是一列的人在下一列的人臉上放屁;這和公司沒有什麼不同。
在一路往上爬的過程中,你可以聞點屁,但千萬不要讓任何人在你臉上拉屎。
二、黑道不作筆記:鍛鍊你的記憶力
每天,黑道分子都會運用特殊記憶術;這是一種用來增進記憶力的特殊方式。兄弟之中很少有人(如果有的話)知道記憶術(memonics)一詞真正的意義為何,但他們都是這方面的專家。
黑手黨組織裡少說也數百人,很難記住每一個人的姓名,因此,我們會用綽號來幫助記憶:比方說藍眼強尼、大鼻子葛瑞格、水坑寶琳等等,這就是記憶術。若非有這種特殊技能,黑道分子哪裡能在腦子裡記住一本電話簿?
邦納諾犯罪家族前老大喬‧馬西諾經營一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組織,不靠紙、筆或筆記型電腦,什麼都不用。他瞭解旗下每一位小弟,也知道每一個曾經盯過他的執法人員。如果有探員偵訊過馬西諾並在多年後又回過頭來偵訊他,馬西諾會記得這位探員的姓名,並問對方何時換了車,同時還提到他舊車的車款和車型,包括車牌號碼。
在犯罪世界裡,筆記下來的資訊越少越好,以避免留下任何可定罪的書面證據。不管這些黑道老大們的記憶力是用來讓黑道得利或讓黑道因此分崩離析,在在證明黑道分子多年來仰賴心智記憶重要資訊的訓練,並因此磨利了記憶力。
三、何時替老大擋子彈
許多黑道分子全心全意信仰江湖、指揮系統、寧死不屈這些東西,而且願意為了組織的利益而犧牲自己。
有些黑道分子則抱持保留自我的心態,只有在長期來說對自己有利時,才會替老大擋子彈。
後者是商業世界裡最好的作法,也是唯一的方法。
在為主管挨子彈之前,要想到你可能不會因為這樣的犧牲而獲得回報。就像其他人一樣,你主管的過去也有跡可循。他會和員工站在一起嗎?會支持他們嗎?他是不是踩在別人的背上才站上今天的地位?
知道主管如何對待過去那些曾經為他犧牲的人,應可幫助你做決定。在你挨子彈之前,應該要確定有很多證據暗示你的犧牲會獲得回報。簡而言之,要權衡你的長期獲益與短期犧牲。
四、最後別淪落被丟進後車箱:避免辦公室政治
甘比諾家族的堂主美髮阿提和我一起到紐約州北郊一處馬場度假,有一天晚上,在晚餐桌上我們聊到蠻牛山米;此人剛剛受命擔任我們家族的老二。我還沒見過山米,因此我問阿提喜不喜歡山米。
阿提看著我,頓了一下,然後繼續埋頭苦吃。
如果阿提對山米破口大罵,那股衝擊還不如他的沉默來得深刻。從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要遠離蠻牛山米。
日後,此人殺掉某些他自己的密友與親人,並和政府合作,背叛其他人。
我從阿提身上學到的真正教訓是,涉及辦公室政治時一定要閉上嘴。在街頭打滾半世紀之後,阿提壽終正寢。知道何時應該保持沉默,是他能好死的原因之一。
黑道分子喜歡賭馬,但他們知道,輸在跑道上的機率比贏的機率高太多了。介入辦公室政治就像賭馬一樣:你非常可能會輸。能夠冒出頭的人,是那些看著賽馬卻沒有下去賭的人。
避開辦公室政治;在企業能生存最重要。
五、把槍收起來,扶老人家過街:家庭價值
那是一個晴朗的午後,有四個人,包括我,手持自動步槍坐在車子裡。我們被派出來,監看著對街那家貨運公司,等待一輛卡車從倉庫開出來,我們要在幾條街外搶劫。
忽然間,有位老先生在對面走下人行道,開始過馬路朝著我們而來。他走得很慢,眼看車子就快要從兩方朝他而來了。他一定有點暈眩了;他的雙腿開始抖動,然後跌了下去。我們四個人都把槍丟下,從車子裡彈出來,朝他衝過去,一邊擋開衝過來的車子。我們把這位老先生扶到人行道邊緣,讓他喘口氣。幾分鐘之後,我們幫助他站起來,讓他能前往要去的地方。
在此時,一小群人在我們身邊圍了過來。現在我們全被可能的目擊證人看光光了,於是搶劫取消。我們回到車子裡,一起去吃午餐。
我們痛罵老先生出現的時機不對,但沒有人後悔幫了他一把。總是還有其他卡車可偷,但這位可憐的老先生只有一條命可活。我並不是說我們是天使,我們本來可是要拿著槍抵著某個人的頭。但就算是像我們這麼壞的人,在家裡、在黑手黨裡也有人教我們要尊敬長者。
這也就是為何我們四個人同聲一氣,願意放棄高達百萬的立功機會去協助一位老人家。聽我們講當天這個故事的江湖中人都開我們的玩笑、笑話我們,但每一個人都認同我們的行為。
黑道雖然殘酷殘暴,但也有價值觀。事實上,回過頭去看,我會把身上比較好的人格特質歸功於黑手黨。我學到的東西可以列成一長串:要直截了當;除非你能做到,否則不要輕易許諾;付帳和收帳一樣重要;尊重別人的家;不要含怨......
在黑社會,接受組織價值觀的人,會成為最會賺錢的人。
每家公司應該都要有一套價值觀,而且每位員工都要能認同這些價值觀。這種共同的立場,將會反映在公司的形象及其商業操作上面。
如果能信奉一套價值觀,不管有多扭曲,在黑手黨這樣的黑社會裡都能創造成就,那麼,真正的價值觀在正當的世界裡又能把你和你的公司推向什麼境界呢?
六、該走了:如何脫離組織
我決定脫離黑道時,去找了在牢裡交往過的每一位老大,告訴他們我要走上一條新的路。我很謹慎,不要輕侮江湖,我只對他們說實話:黑社會已經不適合我了。除了明顯的道德因素之外,我們可以公平地說,一個人之所以會想遠離犯罪,會有這麼多告密者導致我們鋃鐺入獄,是因為黑道並未提供太多的發展空間。
和我談過的每一位老大都知道,我從未密告任何人,沒有任何未償還的債務,一直以來也維繫了犯罪組織的名聲。他們祝我好運。也有些老大針對他們直接或延伸家族的問題繼續請我提供建議。我說出我的意見,小心不讓自己陷入任何新的陰謀當中。
到今天,我不時會遇見舊日的黑道朋友,我仍保持友好關係,不會感受到任何敵意或難堪。
你可能也會在某個時候面對同樣的情況。你可能有一陣子在領導別人;你可能獲得了足夠的知識和智慧可以靠自己經營一家公司,而且確實去做了,但你並沒有獲利。你會滿足於現狀,還是該要繼續往前走了?
首先,你必須評估在公司內部繼續發展的機會。如果看起來很難,而你規劃離開,你要做得圓滑漂亮。不要製造敵人。
如果你遵循我到目前為止提出的建議,那你就會替公司賺了很多錢,不密告任何人,不讓任何人當眾難堪,也會在私下教導員工。你會用慈悲來調和你的堅持,並允許人可以不完美、可以有人性。如果你用正直來要求自己,你應該不會在走上自己的路這件事上遭遇問題。
你的員工會因為要看著你離開而難過,但也會尊重你的決定,祝你一切順利。有些員工甚至不管你走到哪裡都會跟著你。你舊日的老闆可能會像我的老大一樣,甚至可能會繼續請你提供意見。
不管你是公司裡的老大或者你替老大賣命,都要運用你所學到的,這樣的話你將會繼續成長茁壯。
不管你怎麼決定,好運都會跟著你。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