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3日星期三

敗筆 - 陶傑

2013年04月03日 - 蘋果

香港人為什麼玩政治,玩不過中國?根本的原因,是香港的教育出了問題。

教育的目的是什麼?英國哲學家羅素說:教育的目的不止是令人擁有知識,而是以思考融滙消化知識,搗練成智慧。

但是香港由於先天是殖民地,殖民地的教育制度,配合中國農民經濟的實用主義,香港的教育,連知識也說不上,只是為受教育者提供高薪職業的保障。

香港的教育,幾十年來出產許多醫生、會計師、律師、CEO,都是「職業訓練一條龍」的產品,所以香港教育並無智慧的培養。

智慧是什麼?不必奢求個個做得成甘地、釋迦牟尼、愛因斯坦,智慧的入門最低消費,我會說:是辨別謊言的能力。

一個人不論學歷有多高,美國哈佛博士、英國牛津碩士,沒有用的,如果他不懂得辨別謊言。現代社會是一個謊言的世界,從廣告到政治宣傳,人一生下來,成長的過程,不同種類的謊言,像千百種細菌病毒,在食物裏,在空氣中,嬰兒成長,尚且要感冒發燒,培植抗體,何況在一個謊言成災的欺詐世界?說得天花亂墜,你如何一聽,就知道是假的?

同樣讀哲學,一樣有學問,以一九四九年為界線,讀哲學的胡適,跟蔣介石離開大陸去台灣;同樣讀哲學的馮友蘭,留在大陸。這兩個人學貫中西,誰更有智慧呢?是胡適。

大律師、會計師、CEO,一個城市,可以像養豬種菜一樣培養出來,但政治家和藝術家,萬中無一。因為政治家要有識別謊言的能力,藝術家要有赤子之心。香港這個城市太功利而世故,出不了藝術家;另一方面,幼稚而天真,也出不了政治家。你隨便有一樣也好,兩樣都沒有,下場就很悲慘。英國撤出香港,擴大了大學學額,卻沒有教你辨別謊言,抗禦欺詐的能力,這一點,我會說,才是英國人撤出的最大敗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