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0日星期三

「時代」質疑 - 陶傑

2013年03月20日 - 蘋果

傳媒時時有文字的虛妄症。譬如,大陸的習近平、李克強新任,香港傳媒就說:中國進入了「習李時代」。

「時代」(Time),是西方的文化概念,「時代」不是亂叫的。「時代」不是「時期」。時代,除了時間的流逝,是有人文精神的創建的,一個總統,領導政府,能不能開創一個「時代」,絕非現在的判斷,而是當他的政績成為歷史時,由後世來評定。

譬如香港歷任總督之中,葛量洪當港督,做了十年;麥理浩做港督,也做了十年。但是,香港殖民地史上,並無「葛量洪時代」,卻有「麥理浩時代」。

葛量洪領導時期,大陸變色,湧進一百萬難民,葛量洪是很精明的殖民地官員,他讓難民佔山據地搭木屋,但葛量洪面對中國的赤色洪潮,在香港,他全力防護,東修西補,葛量洪保住香港,也功不可沒,但香港的殖民地制度,並無根本的改變,所以,葛量洪十年,守成有餘,開創不足,不成為一個「時代」。

但是麥理浩不同:廉政反貪、居屋、十年免費教育,麥理浩不但造就了暴動後香港的繁榮,還令香港人有了歸屬感:香港不再是難民的收容港了,香港是你的家園。所以,麥理浩十年,就是一個「時代」。

英國有「邱吉爾時代」、「戴卓爾夫人時代」,卻並無「馬卓安時代」、「貝利雅時代」。美國有「羅斯福時代」、「列根時代」,並無「克林頓時代」、「布殊時代」。

看看差利的電影「摩登時代」,或歐洲的「文藝復興時代」,你就明白要成為「時代」,有何資格。美國的「時代周刊」,名牌力有千鈞,即是此意。

中國大陸或有「毛澤東時代」,或有「鄧小平時代」,自此之後,胡錦濤溫家寶也幹了十年,大陸公認,十年虛耗,溫家寶的淚水,也自知是十年蹉跎,因此,下面的中國文人別擦鞋了,絕無「胡溫時代」。

習李一上台,就可稱為「中國進入習李時代」?香港的傳媒太假大空了,但不怪他們。香港本來就是一個文化充大頭,知識Hea泡沫的「國際大都會」,香港是一個賺錢做生意的地方,只要時時記住這一條,勿太認真,你就會時時嘻哈一笑的。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