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4日星期一

畜生和人 - 陶傑

2013年2月2日 - 蘋果

一個民族的文明和野蠻,其中一個標準,是看他們如何對待動物。

一個民族對動物的態度,也聚焦在他們的元首身上。譬如,克林頓或奧巴馬,進了白宮之後,養的是什麼狗,一定很快就成為花邊新聞。

白宮和首相府的寵物,成為世界歡笑關注的中心。金馬倫搬進唐寧街,宣布收養了一隻流浪貓,命名「拉利」。但拉利不捉老鼠,反而與老鼠玩,首相宣佈把牠解僱,還養着,但從此沒有了「老鼠捕獵官」這個職銜。也就是香港人所說的「搣柴」。「拉利」不再獲得委任了,是一件趣聞。哪一個國家文明,哪些地方野蠻,看看對於官職的委任,或者「搣柴」,是散發出歡笑──也就是近來本地開始模仿講的「正能量」──還是疑懼和怨恨。

「拉利」本來是一隻快樂的小畜牲,牠的「首相府獵鼠官」的職銜,有與沒有,牠一概無所謂,照樣懶洋洋,天天曬太陽。駐守首相府的警察,笑瞇瞇地看着拉利在石階前打滾嬉戲。從拉利的委任,到牠的不再獲委任,反而是國際新聞,在第三世界,誰攀升上去了,誰失了寵被打下來,誰會在乎呢?不一定是一隻畜牲的份量,比第三世界許多人重,畢竟是市場的選擇,這一點,顯示了一個國家強大的文化魅力。

此外,英女皇喜歡狗和馬,這一點誰都知道。有一次,一位隨從偷偷餵牠的小狗喝威士忌,英女皇發現了,把隨從降職。

換了別的什麼「三千年燦爛文化」,像慈什麼太后,這個臣僕一早砍頭了。所以,今天的中國父母,有了錢,還是想把子女送寄宿學校,不是沒有理由。

英女皇是皇家賽鴿會主席,每年英國舉行鴿子長途飛行比賽,英女皇都來主持。

英女皇自作主張,下令替一種叫「哥吉」(Corgi)的小狗,與臘腸狗(Dachshund)雜配,生出來的雜種,兩名相混,取名「多吉」(Dorgi),從此多吉就成為英女皇親自締造的新狗種了。在遠東的殖民地,彭定康也養狗,卻從未曾將「北京狗」(Beijingese)與多吉小犬也配配種。他或許知道,不會成功的,看看香港十五年的人事,就知道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