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日星期四

大撕裂 - 陶傑

2013年1月3日 - 蘋果

新冒出來的許多新聞詞彙,聽上去好像很有理論名堂,其實拆穿騙局,不值一文,譬如「社會撕裂」。

社會的撕裂?笑話,撕裂就撕裂好了,沒什麼大驚小怪。社會本來就是撕裂的。譬如,說到「貧富縣殊」,貧和富,本來就不是一塊,而是分裂而對立的兩個階層,所以,一聽見「社會撕裂」就大驚小怪的,純屬天真無知。

民主國家一向都撕裂,所以才需要不同的政黨,英國是一個撕裂的國家,只英格蘭,就有以曼徹斯特為工業城市的工黨的英國,與以倫敦和英格蘭南部的保守黨的英國對峙。

所以英國女小說家葛思琪(Elizabeth Gaskell)就有一部小說叫「南與北」(North and South),講工業革命之後兩個英國社會的衝突,小說裏有一個虛擬的城市米爾頓,就是以曼徹斯特為藍本。像「悲慘世界」的雨果一樣,葛思琪對北英國的窮苦人也寄予同情,小說成為維多利亞的社會寫實畫卷。

中國本來就是撕裂的,而且撕裂了才正常,撕裂了的中國,才有北方的「詩經」和南方「楚辭」的風格差別,才有大漠豪放和江南婉約之分,才有陰和陽。

還有孔子說的「上智下愚」,意思就是:聰明而高貴的人,不要跟愚蠢而邪惡的人混在一起,正如熊貓和孔雀,應該與老鼠、蟑螂撕裂。

一個國家本來就該是撕裂的,但一個成熟的民族,有辦法建立一套制度,一套並存的辦法,令國家撕而不裂。蘇格蘭就想裂掉,首相金馬倫說,好,我讓你公投。公投的結果,是不會獨立而裂國。這就是民主的大智慧了。

沒有這種智慧,沒有資格講什麼撕裂不撕裂,本來就一盤散沙,互相嚙咬,撕裂個屁呀?這種偽知識份子(Pseudointellectual)的詞彙,令人發笑。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