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7日星期一

讀法國大革命 - 陶傑

2013年1月7日 - 蘋果

中國高層在流傳法國大革命研究,其權威論著,就是十九世紀法國歷史學家托克維爾。

歐洲的現代史,就是由法國大革命誕生的。我在本欄說過,不識法國大革命,無資格論政。現在更要修正:正如沒看通紅樓夢,不太有資格稱為中國知識份子,同理,不懂法國大革命,無以做一個世界公民。

法國大革命是說不完的故事,讀不完的教科書,回味不盡的激情劇。讀法國革命史透澈,能知過去未來,可悉人性思想:歷史的大海嘯爆發了,如何自處?本來是好人,為何變成了惡魔,明明是庸人,為何變成了犧牲品。法國大革命史尚可與中國歷史並讀,譬如:三國演義,曹魏篡漢,最後天下卻盡歸司馬懿。法國大革命,最後革命派也分裂而自相殘殺,卻由拿破崙「冷手執個熱煎堆」,統合大局,而且在歐洲稱帝。

讀歷史要有這樣的「平行閱讀」,才有心得,自己領悟道理,歷史就像工商管理一樣,完全可以應用。不要少看這門學問:在亂世中,學會隔岸觀火,趨吉避凶。讀別的學科,你可以發財,但歷史學不是讓你發財的,是在生死關頭,學會保命的。又譬如,如果你活在一九四六年的上海,東亞戰爭剛結束,共軍進東北,與蘇俄一起劫收日本留下的物資,然後坦克、裝甲、重機槍,共軍一下子就「現代化」了。這時毛×東來挑戰中國民國的法統了。中日八年血戰之後,司馬懿和拿破崙之類的野心家要出來「標尾會」了。然後會如何?讀通了法國大革命,你就明白,不可以再押注在蔣介石身上了,而且如果你有工廠和資本,或沒有錢,但有知識,崇尚品味,千萬不要遲疑,要離開上海,去殖民地的香港了。

所以讀法國大革命史,最後是不是學保命呢?現在的中國政權研究法國大革命,也一樣想保命。但是他們的角度不同。中國考慮的絕不是貧富懸殊,必須打擊貪污而令社會更公平,而是從國王路易十六吸收教訓:法國革命的爆發,是因為國王一念之仁,邀請平民開大會,直接對話,推行政治改革。所以,政治改革這個缺口,絕不可以打開,不然,洪水就會衝決堤了。

所以連共產黨也知道精研歷史,香港特區的「從政人士」,無人對這科有認識。他們把中國歷史科砍掉,以為憑MBA、律師、測量會計,就可以管理香港,與中國打交道。讀法國大革命,不必要啊,能賺到幾多錢呢?所以,香港是死路一條,香港之垮亡,在中國之先。此一道理,法國革命史也說明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