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0日星期四

印度這一課 - 陶傑

2013年1月10日 - 蘋果

新德里的輪姦兇殺案,震動西方,因為幾年來印度的民主、自由、市場經濟、瑜珈、波萊塢,為印度營造了良好的形象。

如果輪姦案早一個月發生,連李安的「少年Pi」的全球電影票房,也會受影響。泰晤士報的評論,語帶情緒,說:「望向東邊,就惡心」(looking eastward in disgust)。

印度全國律師罷接案件,拒絕為兇犯辯護,他們是知識份子,不但出於義憤,希望為國家挽回一點面子。

因為不止是一宗輪姦案,而是情節之邪惡:素不相識,輪姦之後,還用鐵棒暴打,然後投擲下車,行事過程,受害人不斷呼救,四周經過的汽車司機乘客,街上的人,都看見了,沒有一個施援。

印度人覺得這一點最可恥:暴徒摧殘弱小,四周的人冷漠沉默,這樣的民族,不應該是印度。十九世紀英國思想家博克的明言:「讓邪惡得勝,只須好人袖手旁觀」(All that is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that good men do nothing),印度人與英國有很深厚的文化因緣,這句話的意思一定明白。

英國和西方的文化人士,意識裏還殘留一點殖民主義──不要緊,殖民主義帶來了許多好作品,小說「印度之路」、電影「黃金花大酒店」、「少年Pi」,英國知識份子把印度看得很浪漫,印度近年正在「上位」,跟日本一樣,日漸成為東方文化精髓的一對光明使。這個時候出事,印度覺得難堪,律師一起不接案,不止出於良心,而且是真正的愛國。

邪惡(Evil)是什麼?不但是人性的哲學問題,也是一個神學問題。因為邪惡全無底線,也可以全無動機,能超乎人的想像,由仇恨、嫉妒、虛妄來驅使,滙聚成強大的破壞力。人類抵禦邪惡,要由「嫉惡如仇」開始:絕不姑息、絕不寬恕、絕不「包容」,希望印度為世界補上這一課。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