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日星期六

倪匡訪談:香港生Cancer,不是外星人惹的禍

2012年09月01日 - 蘋果 

當奧運跨欄冠軍劉翔也不過是男配角時,誰能抽身於中共的遊戲?

1997年後的香港,一片歡樂歌舞昇平,人人北上賺人仔,按摩叫雞娶老婆,總之祖國遍地黃金無限好,移了民的執輸呻笨。上海的IFC與中環的IFC一對雙生兒,都是中國騰飛的重要場景,要不是連不上facebook和不知道李旺陽是誰,大家生活如常無知無覺,以為一切是外星人惹的禍,其實沒有錯,如果外星人的中文名叫「中國共產黨」的話。

「西環治港,早就開始㗎喇,唔係而家開始㗎,1997年7月1號之後已經開始,呢個地方一交得畀共產黨,一定係共產黨嚟治㗎嘛,你以為佢會畀你治呀?香港人而家至警覺?」情況會在梁振英上場後加劇嗎?「我估佢都唔知自己做緊乜,共產黨有一整套計劃,佢只係實際喺度執行,邊個做係冇分別,都係共產黨嘅意思,唔通聽老百姓嘅意思咩!」

倪老大深信共產黨控制香港的計劃在數十年前已經開展,共產黨員遍佈各個行業、各個部門,「多到不得了呀,滲透咗每一個角落,都唔知佢數唔數到出嚟,係你香港人唔理之嘛,哈哈哈,商界、政界又有,軍界又有,全部已經滲透得好犀利,你哋唔知道共產黨組織嘅嚴密,仲以為香港一國兩制?」

問一國兩制是否已經消失,倪匡覺得記者無聊,「我從來冇相信過一國兩制㗎,只係香港好多人天真相信啫,冇可能㗎,三十幾年前訪問我,我已經話我根本唔相信,共產黨嘅話都信得過嘅?豬乸都會上樹啦,哈哈哈。」

共產黨對香港的控制,在倪老大眼中早是一國一制,「或者明或者暗,共產黨嘅組織非常龐大,係恐怖到極點嘅一個組織嚟㗎,佢控制呢個地方已經控制到好透澈喇,而家不過慢慢浮上面之嘛,個事實已經係咁㗎啦,係香港人自己唔知道,由回歸之前到而家已經妥當晒,逐步逐步實施之嘛,有23條同冇23條有咩唔同啫?」

如果用癌症來比喻,香港算是哪一期?「至少係中期啦,80年代嘅時候我都講過,話50年不變,轉頭就變啦,香港跟住大陸走,越走越腐敗,自由空間收窄,呢啲係一定要嚟㗎,嘻嘻嘻嘻,已經算係收窄得好慢㗎喇,做咩都冇作用,自從回歸已經定咗。」

曾蔭權貪盡海陸空,香港人啞然,倪老大又笑,「呢啲小兒科到極點,小巫見大巫,佢而家貪小便宜,小到不值一提,香港透明度高,一定會被翻出嚟,你諗吓谷開來幾十億英鎊咁貪番嚟,大陸叫啲官員公佈財產,佢夠膽叫老百姓公佈先,真係滑稽、匪夷所思,太糊塗!」

香港因為有傳媒、有制度、有廉署,倪匡覺得氣數未盡,「所有人民政府講嘅話都冇人信,人民對佢一啲信任都冇,但喺香港就算集體反抗唔可以,個人反抗係可以,個人表達同共產黨不合作,可以拖延吓死亡,好似癌症末期咁,搵個神醫拖延吓。」

其中一種拖延方式,倪匡特別提到近日的反國民教育運動,「嗰班後生仔女(學民思潮)就好出色,完全冇乜妥協嘅意思,反而好過成年人囉,嗰啲冇乜顧慮㗎嘛,咁先可以拖延到㗎嘛。」他支持所有抗共的行動,「咩都要有行動㗎嘛,我都主張有行動㗎,罷課對共產黨嚟講當然絕對係忌諱,我又唔相信香港人可以做得到罷課呢一點,關於國民教育呢件事,只能靠教員嘅良心做事。」

至於他自己,則只能發發牢騷,「或者上網陰陽怪氣講幾句,不過我個微博都俾佢刪咗,控制到不能想像,80幾萬網警,冇辦法,香港人就只能夠等個大局面變,小局面變唔出啲乜嘢嚟,只可以盡量拖延。」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