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3日星期一

終極勝利 - 陶傑

2012年09月03日 - 蘋果 

學童絕食在特府總部大門,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叫學生結束抗議,說:「不要以為迫得政府撤回,就是勝利。」

一副臉孔甚為冷峻,那副眼鏡的玻璃後,眼睛看不清楚,只見一閃肅殺的寒光。

在人生路上,甚麼是「勝利」?是一個哲理的問題。

幾個中學生的人生還沒起步,但對於林鄭月娥:她的老公、孩子,都在白種人當權的英國劍橋,全家都擁有居英權,這是十四億中國人,不論富貧,人生的終極目標:擁有美國綠卡或歐盟護照,百億房產安全轉移至洛杉磯、紐約、倫敦,另有五六十億現金戶口藏在瑞士銀行。

林政務司司長在英國的財富或許沒那麼多,但成就比許多中國人高:她的前半生,受過英國總督麥理浩、尤德、衞奕信、彭定康,還有英國白人精英夏鼎基、霍德等人的領導,英國人的殖民文明像大詩人吉普齡說的:「負起白人的承擔」(Take Up the White Man's Burden),開化遠東地區,英國文明的體味感染年月,在林鄭月娥這個中國女人身上,有很好的成績:中年着回一件長衫,尚算稱身;老公和孩子,高尚而值得驕傲的,都在劍橋;而且她應該不會像中國農村婦女一樣,蹲在地上啃雞腿、食飯盒,從她端莊的儀容,可以想像,喝羅宋湯時,嘴角當不會嘖咂出聲音。

林鄭月娥比其他房產子女都轉移到英美的中國官員,錢雖然少,但勝在說起英國劍橋時那份發自內心的甜蜜,那份從來不怕「雙規」的雍容自信,那份免於或有一天被判死緩的焦慮和緊張,是她在北面的主人或同行沒有的。身為中國人,這才是人生的終極勝利,至少同樣在英國做林鄭月娥的兒子,此時此刻,一定比做薄谷×來女士的兒子,幸福許多。

人生的終極勝利,不是拼誰的錢多,到頭來,不就是那份「老公和兒子都在英國劍橋,他們想我回去團聚」的賢妻良母的幸福感?此一境界,絕食的那三個小賤民,年幼無知,怎明白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