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30日星期日

再說文明野蠻 - 陶傑

2012年09月29日 - 蘋果

身為現代人,品味行為,要崇優鄙劣,先要了解在國界之上,世界只有文明(Civilized)與野蠻(Barbarian)兩大國家陣營,就像白天與黑夜,像正負和是非,像中國道家說的陰和陽。

知識界公認,今日的文明世界,只有歐美白人國家陣營,一來「文明」這個詞,最早來自拉丁文Civis,而衍生了英文的Citizen(公民)。文明人必先是及格的公民,他是有尊嚴的,講道理的,思考是理性的,沒有集體的愚昧、瘋狂、反智,而且對生活的美感,像音樂、繪畫、文學,是有點基本修養的。西方國家是現代唯一的文明陣營,一定有人不服氣,說會反駁:不是說有「四大文明古國」嗎?印度、埃及、中國,為什麼不算進去?

今日的文明國家,與歷史書的「四大文明古國」不同。「文明」是要當下看得見、感受得到、好處享受得到。埃及是古代的文明國家,以古代的標準,譬如六千年前法老王,有金字塔的幾何知識,今天的埃及,穆巴拉克貪污,伊斯蘭激進勢力仇殺,不入文明之列。「文明古國」(Old Civilization),與現代的文明國家不同:法老王用奴隸蓋金字塔,奴隸的生命賤如畜生,連羅馬帝國的暴君尼祿、卡利古拉,權力一手遮天,血腥屠殺,任意姦掠亂倫,把異見者活釘十字架,古羅馬雖然文明,與野蠻相融,與今天的文明國家不一樣。

所以人類學家有一派意見:即使西方文明,也由茹毛飲血穴居取火的「盲蠻」(Savage)階段,經歷十字軍東征,宗教裁判的火刑專權的「野蠻」(Barbarian)時期,然後才有今天三權分立、自由人權的文明(Civilized)狀態。西方白人很幸運,由野蠻過渡文明,靠哥白尼的天文科學、達芬奇的文藝復興、盧梭的人權思想,令歐洲具備了文明的能力(Ability of Civilization),其他民族,因種種理由,或先天基因缺陷,或知識份子的懦弱和懶惰,雖然他們也有手機,有錢人穿歐洲名牌、開靚車,像津巴布韋的第一家庭,但總統是帝皇,人民不是公民,如豬狗螻蟻,津巴布韋不是文明國家。

世上多愚民,不懂何謂語言騙局,譬如什麼「打造文明城巿」之類。文明又豈是野蠻人「打造」得了?不然,非洲早就是文明樂土了,對哇?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