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3日星期一

被驅不異犬與雞

2012年09月03日 - 蘋果 

現代香港旅人視大遷徙是風景,看斑馬和牛羚逐水草雨露千里長征,卻遺忘了人人家裏一條南來香港的逃亡路線圖。過去50年,無數中國人逃避戰火、逃避批鬥、逃避飢荒,在國土上亂竄如畜牲,慌忙間流落香港這個臨時淨土的,其中一個就是倪匡,那些年吃老鼠、螞蟻和棉花充飢南逃的經歷,他沒有忘記。

「避共產黨係惟有移民㗎咋,到家你有咩辦法呀?好似鍾祖康話來生不做中國人,我今世就不做中國人喇。」1992年,「仔大女大」的他展開人生第二次逃亡,目的地是美國三藩巿,共產黨魔爪未及的地方,「香港啲高官都走晒啦,政務司(林鄭月娥)一個咁大嘅官,可以老公仔女都喺外國,自己一個喺香港,你話佢想點樣?」

倪匡的邏輯很簡單,香港就是數人頭也數輸,「中國十幾億人都唔夠佢鬥,你話幾百萬武警公安喺度,你同佢鬥你點鬥呀?以前都話搵支木棍可以擋到佢,而家佢機關槍坦克你搵咩同佢打呀?」

他笑香港人自大,時常有幻想,「成日覺得自己好重要,喺中共嚟睇,700萬人好細之嘛,而且係少數抗共情緒激烈嘅人覺得大難臨頭之嘛,有啲仲去大陸發展事業㖭,去賺錢㖭,根本你一邊同強權統治咁緊密,一邊反對強權統治,係無可能嘅事嚟,你至少要好似印度甘地咁,至少要不合作,你一路合作得咁緊密,一路又要反對佢,人格分裂㗎嘛。」

在倪匡的詞典裏,香港人有兩種,一種是香港人,另一種是假香港人,後者是指近15年移民來港的內地人和自由行,「(單程證)一日150個人嚟,仲有派啲大陸學生嚟,而家香港至少有30萬至40萬共產黨員喺度活動緊,動員力好強。爭取居港權嗰啲人天真到極,真係又天真又無邪,根本對共產黨唔理解,同共產黨講道理?同共產黨講信用?」

而自由行,不過是整個大佈局中的其中一步,「而家啲人歡迎自由行,好鍾意同共產黨做生意,好歡迎共產黨,唔覺得要反對,你由得佢哋嚟,咁共產黨對真正民意咪睇唔到囉,覺得我哋好鍾意囉。」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