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7日星期二

口才和人格 - 陶傑

2012年08月07日 - 蘋果 

政治家需要演說口才,但文明國家的民眾不需要空話。「口才」和「空話」的分別很微妙,因為即使演說口才,也很容易淪為空話。

如果為兩者分別定義:演說口才、修辭魅力,要召喚起民眾的希望,但空話只會令人麻木。即使希望,也是虛幻的,美國前總參謀長蘇利民說過:「希望不是一種方略」(Hope is not a method),意思就是,領袖即使演說顛倒眾生,有很大的「凝聚力」,能喚起舉國的希望,但沒有正確的政策,也是枉然的。

香港特區十五年來,與西方進入影像時代,也模仿西方所謂「領袖魅力學」、「口才形象學」、「政治化妝術」,學者、專家、政棍,瞎模仿了半天,模仿出一個師奶驚呼「講嘢好口才」,但一棚「治港團隊」卻像一嘴巴爛牙的「梁班子」來,可謂非常的黑色幽默。

因為如同中國一百五十年來極力模仿「西方」,中國與「西方」沒有緣份,凡模仿必錯,香港特區沉迷口才、形象、魅力之類的表面功夫,不會成功,因為這是一個沒有內涵的城市。
領袖口才和形象,不是靠上十小時「培訓班」就可以上電視論壇的,最終要看說話人的人格和膽識。邱吉爾的演說技巧領導戰勝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邱吉爾在國會說:對納粹的侵略,我們與敵人交戰在山上、在沙灘、在海上、在空中,總之絕不投降。

在開內閣會議時,戰局艱辛,邱吉爾告訴外相海里法克斯:「德軍如果侵略倫敦,我會拿起長槍,站在唐寧街街底的燈柱後,向他們開槍,直到彈盡糧絕,他們把我也擊斃為止。」說罷眨眨眼睛:「我開槍的眼界還是不錯的。」大家想起邱吉爾軍校出身,做過戰地記者,在南非作過戰,一時苦笑肅然。
邱吉爾的領袖魅力,外在於口才,內成於人格,他會跟德軍親自拚命,他的話是真的──特區的高官,叫香港人接受「國民教育」,子女送英美,送國際學校,這就叫口才、魅力、領袖人格?別逗人笑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