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1日星期五

大飢荒 - 陶傑

2012年08月31日 - 蘋果 

哲學家卡波帕說:人類有預測幾時月蝕的智慧,但從來無法預測何時發生革命。

每當有人吹噓「盛世」的時候,就要預防亂世的降臨。路易十四時代,蓋起最奢華的梵爾賽宮,東征西伐,無往不利,沒有人預知不久之後,革命爆發,他的曾孫為先輩還債,上了斷頭台。

美國今年農產品歉收,因為旱災,玉米和小麥,漲價兩成,農產品上漲不會令一個政府倒台,但飢餓爆發出來是可以的,為了飢餓而造反,便是人類最古老的躁動。

旱災而歉收,可以創造歷史,像一八四五年開始的愛爾蘭馬鈴薯飢荒。那一年,愛爾蘭的馬鈴薯染上一種菌,突然大批死亡,愛爾蘭沒有了主糧,三五年之間餓死了一百萬人。

許多人不願坐着等餓死,開始向外移民,以美洲為首選,美國的人口壯大了,但愛爾蘭社會動盪。愛爾蘭政府跟歐洲和英國本土簽了合同,馬鈴薯即使歉收,還要繼續出口,有點像中國的「大躍進」,自己沒得吃,糧食要支援非洲兄弟。於是,有一個叫奧貝萊的年輕人,鼓動不滿的民眾,發起反糧食輸出的民間運動,繼而演變為強大的反英抗爭。一百多年之後,獨立了的愛爾蘭,歸降了英國的北愛和愛爾蘭共和軍,一直與英國關係緊張,源於一場飢荒。

香港的飯盒會更貴,因為中國的糧食有配額要倚仗入口,今天在九龍深水埗和荔枝角,一個飯盒賣到四十多元,而自從梁振英先生當了特首,樓價又升漲了將近一成,大陸的自由行即將擴大,搶掃奶粉,杯麪,白米,會把香港的物價擠壓上去,會有什麼後果?香港許多金融分析員,只看股市和美國華爾街的數字,不太知道人文歷史。

當年愛爾蘭飢荒,也影響了以後的香港。有一家人逃離家園,當了難民,去了英格蘭,他的後代,從了政,還來到遠東,成為末代總督。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