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4日星期二

撒泡尿愛國 - 陶傑

2012年08月14日 - 蘋果 

倫敦有大笨鐘,巴黎有鐵塔,羅馬的旅遊符號是兩千年的鬥獸場,比利時的布魯賽爾,是一具尿尿小童的銅像。

尿尿小童名叫朱利安,身世成疑。銅像的來源傳說,許多人都知道:布魯賽爾遭到敵國的圍攻,敵軍在城外埋下炸藥,點着藥引,有一個小童撒了一泡尿,把導火線澆熄,居民紀念英勇行為,鑄造了銅像。

朱利安雖然不穿衣服,但十八世紀中,法國的路易十五送給他第一套服裝,因為有愧於父親路易十四侵略比利時,把皇宮一把火燒為平地。從此各國送衣服給尿尿小童,成為習俗。尿尿小童共有六百五十多套服裝,除了西服,還有和服、大溪地的土著裝束、印尼的巫師衫袍,還有一套太空裝,都在褲襠開了口,讓他可以尿尿。

尿尿小童的銅像很小,在舊皇城的一個街角。世界各國的遊客,不知何故,看見小童的雕像都很樂。有一位法國導演,三十年前拍了一齣紀錄短片,把各國遊客行經街角發現尿尿小童時的驚喜表情拍下來。最後,遊客都散去了,一隻灰鴿子飛過來,對着尿尿小童噴出的幼水柱,張大嘴巴喝水。

尿尿小童帶給人間歡樂,雖然比利時人出名兇狠,有「歐洲流氓」之稱,統治非洲殖民地剛果,鎮壓殺人最多。但是尿尿小童為比利時確立了趣致而喜悅的形象。想起布魯賽爾,總叫人想起這個不穿衣的小童,以及他胯下的一條水柱。

比利時人都熱愛這座三百多年歷史的小銅人,因為這個小孩愛國。在代代相傳的佳話裏,在納粹凶暴的炮火中,比利時國民堅定不屈,因為一具小童的雕像,是最簡單而感召的「國民教育」,從不需要大道理,也不必抽食謊言的鴉片來產生幻象,不必拍桌子板起臉咆哮,一條尿尿的水柱,清純而趣麗,人人都知道國家如何誕生,因為道在便溺之中,「祖國」可以只是一泡尿尿,「民族」只是一個小童的小雞巴,而愛國的情感,如此細水汩汩,流淌到永遠。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